車企與電池企業“朋友圈”不斷擴大,強強聯合,抱團取暖;產業日漸走向成熟,洗牌加速,微利期來臨。在這樣的背景下,“創新產業鏈,構建生態圈”不斷被提及,電池生態圈如何構建?

ABEC 2019│第7屆中國(常州·金壇)電池新能源產業國際高峰論壇現場

ABEC 2019│第7屆中國(常州·金壇)電池新能源產業國際高峰論壇現場

電池“達沃斯”-電池網11月28日訊(陳語 張倩 江蘇常州 圖文直播)2019年,電池行業有兩個明顯的特征:車企與電池企業“朋友圈”不斷擴大,強強聯合,抱團取暖;產業日漸走向成熟,洗牌加速,微利期來臨。在這樣的背景下,“創新產業鏈,構建生態圈”不斷被提及,電池生態圈如何構建?

11月27—29日,一年一度的全球電池行業盛會——ABEC 2019│第7屆中國(常州·金壇)電池新能源產業國際高峰論壇在江蘇金壇隆重舉行。本屆論壇由ABEC(電池“達沃斯”)組委會、中關村新型電池技術創新聯盟、電池百人會主辦,江蘇省金壇經濟開發區管理委員會、蜂巢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協辦,800余位來自全球電池新能源產業鏈的“政、產、學、研、金、服、用”各界代表以及媒體代表等出席,共議后補貼時代下,新能源電池產業高質量發展之路。

28日下午,湖南電將軍新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長劉艷開、多氟多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長李云峰、武漢惠強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王紅兵、欣旺達電子股份有限公司集團副總裁梁銳、香河昆侖化學制品有限公司董事長兼CEO郭營軍、諾德投資股份有限公司常務副總裁陳郁弼6位企業家受邀參加由華夏幸福冠名支持的本屆論壇第二場頭腦風暴,就”‘朋友圈’擴大,微利期來臨,新能源電池生態圈如何構建?“議題展開討論。電池網(微號:mybattery)節選部分互動嘉賓精彩觀點,以饗讀者。

伊維經濟研究院研究部總經理、中關村新型電池技術創新聯盟理事吳輝

伊維經濟研究院研究部總經理、中關村新型電池技術創新聯盟理事吳輝

吳輝(主持人:伊維經濟研究院研究部總經理、中關村新型電池技術創新聯盟理事):今天主辦方的題目,我看了一下,有幾個關鍵詞:一個是朋友圈,一個是微利,一個是生態圈。我們可以圍繞著這幾個關鍵詞對整個新能源產業鏈做一個探討。

湖南電將軍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劉艷開

湖南電將軍新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長劉艷開

劉艷開:對我們電將軍來說,補貼是沒有影響的,對于我們小型企業來說,關鍵是專一、專注。說到朋友圈的問題,我是這個行業的新兵,有很深的感觸,我們很簡單,只專注做自己的,其它就跟各個行業合作,與其自己生產,不如整合運營。明年3月份馬上推出一款我們自己運營的商業模式,就是6分鐘低溫快充,將電池出租的運營模式。此外,在寒冬來臨的時候,還是要充分的準備,加速跟各方面的合作,所以我們這次來是尋求合作、尋求交流。

吳輝:劉總的發言我總結了一下。公司利潤很好,微利對他們來講是不存在的。第二是有所為有所不為,自己能做好的自己做,做不好的交給其它朋友做。李總這邊在電解液領域,尤其是鋰鹽領域是行業的獨角獸,談談你對這個問題的看法。

多氟多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長李云峰

多氟多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長李云峰

李云峰:微利時代要想把朋友圈做好,更關鍵的是把自己做好。要不然的話你自己很差,你想跟他們做朋友,他們也不一定愿意跟你做朋友。

我認為首先在目前的微利時代,尤其是嚴峻的大環境下,心態不能崩。我們看看今年的裝機量,去年是120萬輛,今年結合1-10月份的數據,包括測算一下12月份、11月份的數據,今年有可能是108萬或者110萬,同比下降10%左右,基本是大概率事件了,也是這么多年來第一次同比下降。再看整個國民經濟、GDP,一季度6.4,二季度6.2,三季度6.0,等差序列,往下推的話,有可能四季度就是5.8了。也就是說,今年整個大的宏觀經濟非常不好。不管是做材料的還是做設備的,踩雷的每家都有,腳大的踩得大,腳小的踩得很小。所以這時候大家要挺住,這個冬天很冷,明年的冬天更冷,后年有可能好轉,這時候心理建設要做好,不能崩。

第二是產品不能崩,我們看整個新能源行業,包括吳總發布榜單的時候說的,部分企業已經破產清算,意味著以后沒有這個企業,是很悲慘的事情。為什么出現這種情況呢?表面看是資金鏈斷裂,包括盲目擴張,真正背后的原因,產品真的是不行。我們很早以前就知道陷入困難的企業,電池質量不行是核心問題。所以像所有做實業的,還是把質量提升,技術上不要做得花里胡哨的,新體系、新模式,老老實實把安全的、性價比相對高的體系踏踏實實做起來,品質上就老老實實做品質研發,產品上不能出問題。剛開始量做得大了,等以后尤其做電池做到車上,秋后算帳的時候,就會痛苦得很,現在已經慢慢凸顯了這種跡象。我們多氟多既做電池又做材料,做材料的時候還沒有這么大的感受,做電池的話這種感受真的是,主機廠真的是霸王條款,沒得商量,所以電池一定要做好,材料也是一樣,都要老老實實把品質做好。

第三是經營不能崩,我個人的想法,老朋友做生意也得謹慎,新朋友也得觀察,跟熟人做做生意,有太多的說拉一些資源或者拉一些生意,這種想法是慢慢往下放,老老實實跟以前靠得住的朋友,共同攻堅克難,牽起手來把自己的小生態做好,才有可能活下來。

吳輝:李總說得兩點非常同意:想要交到好的朋友,必須自己足夠強大。第二個是不管商業模式如何玩,產品必須過關。尤其是電池和材料,做商業模式的話,產品沒有做好是不行的。下一位有請王總。

武漢惠強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王紅兵

武漢惠強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王紅兵

王紅兵:談到微利,我就想到英國有一個作家說過一句經典的話,這是一個最壞的時代,這也是一個最好的時代。微利就考驗企業家能不能抓住這個最壞的時代,提升好的市場。在微利情況下怎么存活下來,要靠內功,要靠內部管理。所以我的理解,一個企業,在大家都活得很好的時候,你也活得好,體現不出你的管理水平。在人家都不好的時候,你能夠活下來,怎么活下來呢?一定是你的綜合管理水平超過同行業管理水平之上,死掉的是低于這個水平之下的人,活下來的是在你之上的。隔膜技術壁壘比較高,做得企業也比較多,有將近數百家,可能最終能夠活下來的隔膜企業,預計只有十來家,甚至四五家。所以惠強一直有危機感,我們從去年就開始,內部講的是提質增效,苦練內功,把我們的內功做好,才能抵御最壞的這個時代。

第二是做不同,做跟人家不一樣的,現在大家都做這個產品,你也做我也做,最后這個價格越來越低,最后行業可能面臨著產銷的損失。我們能不能跳出價格比價值,給客戶帶來更有價值的產品。讓客戶用我們的產品以后,雖然你的價格貴一點,但是你的綜合性價比要高一些。所以微利時代,顯示企業家能不能在內部管理上去抓好,我們的市場去抓好,有很強的功力。我一直講,做企業,不要看一時的風光,就像剛才介紹的排行榜,有的連續三兩年是第一名,一突然下子跌到最后一名,甚至沒有上榜。一個企業要活下來,要活得長久,我們希望每一個企業家都把自己的企業做成十年、五十年、百年的企業,如果有這樣一顆比較淡定的心,用心去做企業就好了。

吳輝:欣旺達在今年的時候,成長速度真的非???,尤其是通過現有主機廠了解到,所有要挑戰寧德時代的備選名單里面都會提到欣旺達。所以想請梁總講講這方面的經驗。

欣旺達電子股份有限公司集團副總裁梁銳

欣旺達電子股份有限公司集團副總裁梁銳

梁銳:謝謝主持人。我看今天這個論壇,一個是朋友圈,一個是微利時代,我想就這兩個方面來講。從朋友圈來說,欣旺達一直有個“三全”戰略,其中一個是全產業鏈深度參與,培養競爭力,我們有很多朋友,包括在座很多都是我們的合作伙伴,我們也非常珍視,非常感謝他們對我們的支持。

在微利時代,我非常贊同王董事長的觀點,實際我們在內部一直有個原則,利潤不是客戶給你的,是你自己去通過內部管理爭取來的,這才是符合管理經濟學基本的原理,實際對客戶,你的邊際成本,應該是隨著同質化的發展,邊際成本跟收益應該是一樣的,其它的靠你自己爭取。對欣旺達動力電池,我也非常感謝業內的各位朋友,包括汽車界朋友的支持和厚愛,實際我們一直很低調。我們的原則,就是要把好電池做出來,專注技術和質量,尤其是電池長期的安全性和可靠性。

對于目前的情況,在多次論壇我也談過,對于目前情況有四句話想跟大家共勉:第一是認清大勢,我們感覺整個新能源汽車發展的大勢還是不錯的,雖然我們遇到暫時的中跌。但是可以看到,高端車企,三星、LG的訂單接到手軟,它們就沒有感覺到冬天。這個大勢要放在什么層面去看,高端客戶,整個市場還是在快速發展。第二是國內的動力電池還是要抱團取暖,由于補貼的退坡和投資退熱,確實在經營上遇到暫時的困難,這時候更需要核心的伙伴一起相互支持、相互鼓勵,能夠度過短暫的困難期。第三是我們要堅持底線。底線是什么呢?我們一定要做出好電池,不能為了短期利益去犧牲質量的標準,或者給客戶帶來長期的損害。第四句話就是奮發圖強,我們一直要堅持高端定位,做出能跟日韓一流電池廠PK的產品。我要做出跟日韓電池PK的電池,我們的材料也一定做出來跟日韓PK的材料,這樣的話我們相互支持,總體上提升整個行業的水平,使中國的動力電池行業能力得到整體提高,以后抗擊風雨的能力也會整體提升。

吳輝:動力電池行業,確實呈現壟斷的格局,我們急需像欣旺達這樣的電池企業打破高度壟斷的格局,才能更利于行業的發展。

香河昆侖化學制品有限公司董事長兼CEO郭營軍

香河昆侖化學制品有限公司董事長兼CEO郭營軍

郭營軍:今天的話題是企業如何生存,現在新能源行業就像一場馬拉松,剛開始跑了一陣子,就遇到了生理上的困難或者極限,就看誰度過這個難關。這是困難,也是機遇,什么事物都是兩面性的,優勝劣汰。作為企業,如何在這種情況下生存下來,是最主要的。有句話叫“明天很美好”,但是你不要在明天到來之前倒下。具體來講,企業是為客戶服務的,內部對自己狠一點,對合作伙伴考慮更周全一點,服務更好一點,給客戶提供就附加值的產品和服務,在看似困難的階段,企業也許可以完成比較大的轉變和突破。

現在也是中國歷史上最好的時代,每個人只要努力都有機會實現自己的夢想。再往前推,哪個朝代都沒有現在這么多機會。所以加強內部管理,降低成本,加強研發和創新,外部大家多協作,多包容,建立真正的戰略合作關系,一起發展和生存。

昆侖到今年已經走過了15年,一路上得到了各位朋友、領導的關心和支持,才有了今天的發展成果,我們還要繼續發揚之前發展過程中積累的經驗和思想,一心一意給客戶服務好。各個合作伙伴,不僅是電池廠供應商,包括其它材料,都可以加強橫向協作,一起發展壯大。朋友圈,不是指所有的人,是說朋友圈的人,在困難情況下能互相支持,互相協作,能發展好,能生存下來,有一個好結果,這就是我們的目標。

吳輝:謝謝郭總。其實我們以前在研究電池時,有一年銅箔價格漲得非??斓臅r候,關注到諾德銅箔也有壟斷的趨勢,所以也請陳總談一下,站在材料供應的角度,怎么看待朋友圈的問題?

諾德投資股份有限公司常務副總裁陳郁弼

諾德投資股份有限公司常務副總裁陳郁弼

陳郁弼:現在是整個產業鏈上下游最痛的時期,尤其是我們主導業務,現在可能做得很多都是催貨款,因為月底到了。但是第一個我想先討論,所謂微利,是正常還是反常,我這二三十年的職業生涯都是在制造業,原來做線路板,做主機代工。我是臺灣人,制造業凈利超過10%都是非常好的。2016年左右的政策補貼,所有的材料,隔膜、正負極,包括銅箔,凈利可能都有20%。所以,2016年銅箔可能是最好的一年,也有可能是高利潤的最后的一年,從2018年開始價格就一直往下掉。

回到制造業的微利時代,我認為也是很正常的。當行業發展到一定階段的時候,可能會往下滑?,F在的行業,做好自己的內功,鍛煉自己的內功,我們的合格率增加1%,毛利就增加1%。所以怎么樣做好產品,因為整個鋰電池產業鏈,所有的產品,最后面對的是最終消費者。這臺汽車做出來,就要看消費者愿不愿意用。擴大朋友圈,擴大外銷市場。

我要講第二個,大家可以思考一下,這幾天在會場跟朋友交流,就是上海的特斯拉要出來,一臺是35.5萬,美國產的是十幾萬,國內的電動車,我們不要講哪個品牌,國內電動車也差不多20萬出臺。我問很多朋友,如果你買一臺電動車,是買特斯拉還是買國內的?我想我問十個,最少有八到九個人,很高的比例是說買特斯拉。整個汽車行業對特斯拉進攻大陸市場,也是心生恐懼的。當然了,結果會如何,明年就會揭曉。我個人認為沖擊會很大,包括奔馳、寶馬,這些國際一級汽車大廠,純電動車領域的戰爭明年將會在中國打響,我認為會占據一定的市場。

所以我們要思考一個問題,包括我們在國外接觸的韓國、日本體系,比如日本松下,比如韓國的LG化學、三星,坦白講,我們賣銅箔原料給它們的時候,所有海外的客戶價格都比國內價格高,而且貨款、票期又短又準時??墒钦麄€上下游產業鏈,就像剛才梁總講的,他們過得很快樂,而且預估未來幾年它們的成長力都很大。那為什么國內整個汽車產業鏈這么削價競爭,還活得這么痛苦呢?這個是大家要深思的問題。所以不一定說你東西賣得便宜,這個市場就做得好。人家東西賣得比較貴,整個原材料供應商都愿意做它們,它們的材料買得又比國內貴,為什么能夠做得好呢?這是第二個我們要思考的問題。

吳輝:謝謝陳總的分享。剛才幾位嘉賓主要在朋友圈和微利兩個關鍵詞做了分享。最后用幾分鐘時間,說一下生態圈。于總出的這個題目,生態圈應該不僅僅是供應商和客戶的關系,車企想做電池,電池廠想做材料,這是很明顯的。另外是橫向之間的并購,隔膜廠收購隔膜,也能看到一些案例。我想以各位嘉賓每人用半分鐘的時間,我中間就不插話了,對產業鏈上的企業,通過投資、并購等方式接入你們的生態圈,你們怎么看待這個問題?從陳總開始。

陳郁弼:可能汽車廠要去并購鋰電池廠,或者跟隔膜廠合作,或者鋰電池廠跟汽車廠合作,這個關聯性是比較大的。當然了,從我這邊來講,也有很多鋰電池廠在前一兩年做銅箔,也有兩家往這方面發展。我們認為,整個生態圈,后面要走的一定是技術越來越嚴苛,而且對產品的一致性、原料的一致性要求越來越嚴格,其實對我做銅箔來講,我會跟客戶講,其實你不要用太多家的銅箔,因為同一家銅箔廠都有差異,何況你用了這么多家的銅箔。最后產品的一致性缺乏,合格率會下降,而銅箔最多只占成本的7%、8%,合格率下降1%影響得多高。所以不一定是說并購什么的,但是技術的深層合作我認為是有必要的。

郭營軍:生態圈的問題,確實生態不太好,大客戶量大,利潤很低,小一點的風險很高,要找到適合自己企業的,有共同理念的合作伙伴做朋友,大家建立比較融洽的合作協作關系,整個行業確實是處于低點,還是要看到希望,加強內部管理,品質強化不能出問題,品質出問題,多少都是白費。加強客戶、供應商真正的合作關系,就說這么多。

梁銳:我對車企做電池的愿望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電池作為一種技術密集型、資金密集型、規模效益型的高科技產品,確實有很高的行業壁壘,而不是任何人想做就能做好的。具體理由就不展開談了,但是我覺得剛才建生態圈的話題,我們對合作伙伴一直有這樣的原則:第一是戰略共享,第二個是優勢互補,第三個是機會共享,合作共贏。希望跟在座的朋友共同發展。

王紅兵:隔膜的話,也是強者恒強,弱者出局,這是一個規律,特別是基于微利時代?;輳妼蛻粲幸痪湓?,滿足核心客戶的核心需求,同時惠強也是重新定位,以前是做世界最好的隔膜,這只是一個隔膜專家,我們希望做隔膜應用的專家,能夠跟電池客戶攜手,它們在做電池中對隔膜有哪些需求和痛點,可以按照客戶的要求去解決。近兩年,我們跟電池廠都是從研發階段就開始密切協作,產生了比較好的效果。像我們做客戶,有長壽命客戶,有耐高溫客戶,有高殘值隔膜等,我們希望跟電池廠進行密切協作,就形成一個生態圈,真正形成比較緊密性的合作。

李云峰:我感覺這個問題是專門問我的,因為多氟多在整個鋰電圈里面,算是比較喜歡折騰的一個企業,我們也嘗試像上游的礦山,包括下游的電解液和整車,都做了嘗試。我的感受,膨脹以后,想嘗試、有擴張沖動,都是可以理解的,包括現在恒大也好、長城也好,這些東西都是勇氣可嘉,值得嘗試,但是我想心路歷程都是一樣的。最后回歸到什么呢?做車、做電池,真累。

劉艷開:能夠在微利時代擴大朋友圈,構建生態圈,我認為企業一定要高度支持品牌,因為一個企業只有品牌才能生生不息,有了品牌,核心技術也好、核心人才也好,都是產品和品牌來體現的。所以企業要更加重視品牌建設,目前的情況下,品牌的投入,今年是我用錢最多的一年,基本上錢不投研發投品牌,所以企業一定有憂患意識,“我命由我不由天”,一定要把握自己的品牌。

吳輝:好,時間關系,今天的頭腦風暴B就到此結束。最后我總結一下,在這個微利時代情況下,各位企業家真的要善待自己真正的朋友圈,才能把生態圈構建起來。

(以上觀點根據論壇現場速記整理,未經發言者本人審閱。)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電池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涉及資本市場或上市公司內容也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電池網)”的作品,凡屬媒體采訪本網或本網協調的專家、企業家等資源的稿件,轉載目的在于傳遞行業更多的信息或觀點,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一周內進行,以便我們及時處理、刪除。電話:400-6197-660-2?郵箱:119@itdcw.com

電池網微信
[責任編輯:張倩]
電動汽車
動力電池
新能源汽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