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南孚實現回歸,對于這個國內堿性電池市場的霸主來說,其命運又增加了多少變數?

南孚并非沒有嘗試過轉型,它也嘗試過進軍鋰電池市場,進軍海外市場。蔡運奇介紹說,南孚曾經運行過一個名為“雅典娜”的鋰電池計劃,沒經過董事會通過,僅僅是寶潔的一個董事提出就開始執行。之后,該項目南孚取得的技術專利,卻都被寶潔拿去以美國公司名義注冊,南孚使用專利還要向美方交錢。最后,前后投資約1.3億元的雅典娜項目也因種種亂數,于2011年被南孚董事會勒令停產。海外市場的進軍也與之相似,2006年南孚在美國337專利案中獲勝,贏得了進軍美國市場的最佳時機,可為了金霸王的市場地位和避免“同室操戈”,南孚最終只能繼續在中國和周邊市場徘徊,徹底錯失機會。

股權上的混亂,給南孚造成的問題還有許多。在其他小股東看來,無論是吉列還是寶潔,這些“主人”在南孚迫切需要轉型的十年間,都并沒多少作為。蔡運奇稱,金霸王有一項電池“隔離紙”專利,對于電池儲運很有幫助,卻從未授權南孚使用。

另一個曾經在電池領域叱咤風云的企業或可為換了主人后的南孚提供一些經驗,這就是比亞迪。王傳福于1995年創立比亞迪后,7年就將鎳鎘電池產銷量做到全球第一、鎳氫電池排名第二、鋰電池排名第三。而在2003年,比亞迪轉型汽車領域,以電池領域的核心技術優勢,打造電動汽車品牌的夢想,并成為民營汽車的大佬。唯一不同的是,掌握企業命運的王傳福是創始人,而南孚是動機不純的資本方與職業經理人在支撐。

脫離了外資掌控的南孚,命運依然不能自己做主。一方面接手方為擅長資本運作的鼎暉,注資南孚搞生產,希望渺茫,低買高賣南孚才是前者的生存之道。另一方面,南孚單薄狹窄的產品線已經逐漸遠離主流市場,現有的市場也在不斷萎縮。殘酷的市場競爭中,弱者從來都沒有話語權。10年后的南孚,或許還是那個身不由己的木偶。

【點評】南孚下一站,是實際控制權

■文/杜國棟,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律師

南孚公司的命運,拋開其國有資產保值升值的改革背景不談,公司股權分散、沒有實際控制人的狀態,是其一步步被寶潔吞噬的主要原因。

南孚在其股份改造中,引入外國投資人,稀釋中方股權,中方后續又通過轉讓股權進一步喪失了控股權。在競爭對手進入南孚之前,南孚已經成為了摩根士丹利、鼎暉投資、新加坡政府投資等若干財務投資人分別持股的公司,其股東中竟無產業投資人或實際經營人。股東中沒有人對企業生產經營負責,只有追逐股權收益的財務投資人,必然的結果就是讓資金雄厚的競爭對手趁虛而入,公司也不戰而屈。

無實際控制人,或實際經營人對公司股東會無實際控制權的情況,并不鮮見。這類公司,在實際經營人缺乏足夠激勵的情況下,造成股東會、董事會決策效率低下、管理風險明顯,還可能會出現嚴重的公司控制權爭奪戰,更有可能出現《門口的野蠻人》中描述的被競爭對手惡意并購的困境。

股權分散后會導致實際經營人缺乏足夠的激勵。對于很多高科技企業來說,經營管理團隊和技術團隊,是公司最“核心”的資產。如果這些實際經營人不持有公司股權,或者只持有很少的公司股權,則會導致其管理權不穩定,缺乏足夠的動力去發展公司。南孚的創始人陳來茂離職也是基于此。這些人一旦流失出公司,將會嚴重削弱公司的經營。另一個熟知的例子就是,當年喬布斯被蘋果公司驅逐出局。股權分散還有可能導致公司被惡意收購。新浪也是股權非常分散的公司之一,只需要收購很少比例的股份,就可以掌握新浪的實際控制權。在9年前,盛大就曾因此而動心,對新浪發動了惡意收購,持股甚至一度高達19%,成為新浪第一大股東。最后新浪不得不采取毒丸計劃遏制住盛大的進攻。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電池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涉及資本市場或上市公司內容也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電池網)”的作品,凡屬媒體采訪本網或本網協調的專家、企業家等資源的稿件,轉載目的在于傳遞行業更多的信息或觀點,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一周內進行,以便我們及時處理、刪除。電話:400-6197-660-2?郵箱:119@itdcw.com

電池網微信
[責任編輯:趙卓然]
堿性電池
南孚電池
品牌控制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