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狂歡的背后,似乎忘卻了一年前“鉀肥之王”因連續3年巨虧、資產重組無人問津而遭遇暫停上市的尷尬一幕。

鋰輝石   電池網資料圖片

鋰輝石   電池網資料圖片

“有鋰”走遍天下,成為近期資本市場最熱門的話題。

鋰電概念火熱,資本瘋狂追逐,部分上市公司難免手心癢癢、蠢蠢欲動,自稱加入涉鋰軍團,博人眼球。

異常的涉鋰舉動,引來了異常的股價波動,也引來了監管的密集行動。8月份以來,交易所至少已向8家上市公司發出關注函,直擊涉嫌“蹭熱點”的不良行為,要求這些公司就涉鋰或儲能的情況進行補充說明和進一步披露。

“有鋰”為所欲為?

8月11日一早,深交所便對長榮股份發出關注函。

作為一家主營印刷設備的制造商,長榮股份于8月9日晚間突然公布“涉鋰”。公司公告稱,海目星與公司簽署采購意向框架協議,擬向公司采購鋰電池生產相關設備及模組,總金額為4.2億元。

消息一出,長榮股份10日開盤便直接漲停,這引起了監管部門的關注。深交所關注函要求公司說明是否存在“鋰電池生產相關設備及模組”相關業務及產品,同時核實說明是否存在主動蹭熱點炒作股價的情形等。

“蹭熱點”之嫌,并非第一次出現在長榮股份身上。去年1月,區塊鏈成為市場炒作熱點,長榮股份公告稱,公司與北京眾享比特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吉鏈區塊鏈技術有限公司簽署了《戰略合作框架協議》,建立自有區塊鏈應用平臺(榮鏈);去年6月,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長榮股份公告,公司與國藥控股醫學檢驗(天津)有限公司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就口罩等疫情防護用品、醫療產品等方面的戰略合作達成意向。在長榮股份此次收到的關注函中,交易所也要求公司進行相關補充說明。

不是簽署框架協議,就是達成戰略合作,長榮股份這些“熱點”項目究竟有何實質性進展,投資者至今仍未看到清晰的答案。

無獨有偶。8月10日,股價連續兩日大漲近30%的南京聚隆,收到了來自深交所的關注函,同樣是因為“涉鋰”。

南京聚隆8月6日通過互動易透露,公司產品可應用于儲能領域裝備的配套材料上,比如可應用于新能源動力裝備電池殼體及相關配套系統材料。此外,公司積極布局和發展壯大新能源汽車材料業務,已獲得比亞迪、吉利、蔚來、理想、小鵬、恒大等新能源汽車廠商的供應商認證并供貨。公司將進一步拓展新能源汽車材料業務,擴大市場份額。

作為一家主營改性塑料業務的企業,南京聚隆此前從未披露儲能業務,此番行為難免遭遇質疑。是否存在主動迎合市場熱點、炒作公司股價的情形,是否存在利用信息披露影響股票交易的情形,是否存在違反信息披露公平性原則或誤導投資者的情形,深交所關注函單刀直入,要求公司進行核實并說明。

值得一提的是,互動易平臺顯示,南京聚隆已取消了前述關于在新能源汽車布局的回復。

與長榮股份類似,南京聚隆亦非第一次涉嫌“蹭熱點”。去年2月,南京聚隆通過微信公眾號平臺發布題為《南京聚隆成功開發出無紡布用聚丙烯熔噴專用料》的文章。隨后,公司股價連番漲停,深交所的關注函隨即而至。去年7月24日,南京聚隆公告收到《關于對南京聚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及相關當事人給予通報批評處分的決定》,因未能客觀完整進行信息披露,南京聚隆及相關當事人被通報批評。同日,江蘇證監局下發警示函,指出南京聚隆“在此次股價異動公告中未披露聚丙烯熔噴專用料對主營業務收入占比較小的情況,也未說明是否會對公司業績產生重大影響,信息披露不完整”。

“有鋰”還得“有理”。針對蹭熱點式的炒作,監管方面一直在予以重點關注。

記者梳理發現,進入8月份以來,交易所至少對8家涉鋰或儲能的上市公司發出關注函,除上述2家公司外,還有鞍重股份、新萊應材、聯創股份、贛鋒鋰業、融捷股份、盛弘股份等公司,它們均被要求就相關情況進行進一步披露,核實是否主動炒作股價等。

“無鋰”寸步難行?

與主動涉鋰的部分公司不同,更多的公司保持著自己的理性與冷靜。

近一段時間以來,由于新能源板塊特別是鋰電池領域的火爆,相關上市公司股價持續上漲,甚至包括個別基本面不佳的公司,估值嚴重偏離,讓一些公司按捺不住,借助與投資者交流等渠道,有意無意地透露自己涉鋰,以便搭上“順風車”,火中取栗。

記者梳理發現,在互動平臺或者股吧中,關于涉鋰的問答交流近期驟然猛增。在對上市公司的提問中,一些“投資者”不管公司主業如何,都發出公司有沒有涉及鋰電池或新能源業務的提問留言。

嚴格意義上說,互動平臺或者股吧并非正式的信息披露通道。上市公司借助此類渠道發出相關超出公告的關鍵信息,對于更多的廣大公眾投資者而言,是一種有失公平的行為。

記者查閱了互動平臺上近1個月來發布的內容,除極少數公司回復自己直接或間接部分涉鋰之外,大多數公司明確表示“未涉鋰”。

比如北信源,8月5日,有投資者在互動平臺上連續追問:“公司及子公司在鋰電池方面有哪些應用?”“公司及子公司在光伏方面有哪些應用?”“公司及子公司在儲能方面有哪些應用?”北信源一一進行了否定,理性地給出“暫不涉及相關業務”的答復。

記者初步統計發現,近2個月來,明確否認“涉鋰”的上市公司有20多家,包括新聯電子、永茂泰、富通信息、博實股份、東方園林、魯西化工、海源復材、科陸電子、金明精機、國星光電、金安國紀、大富科技、誠志股份、長海股份、雪龍集團、南極電商、太陽能、天汽模、魯北化工、高能環境等。

此外,還有部分公司通過公告形式回應了有關涉鋰的傳聞。8月3日,紫金礦業公告稱,截至目前,公司沒有鋰礦資源和相關業務。公司有關鋰等新能源礦種的布局是基于公司戰略的初步規劃,沒有具體的時間進度表和具體項目安排。截至目前,公司沒有籌劃任何具體項目,未來如有相關事項或進展,公司將及時予以公告。

前車之鑒不可忘

8月10日,恢復上市的鹽湖股份復牌當日漲幅超過3倍,總市值在盤中一度突破2300億元。

資本狂歡的背后,似乎忘卻了一年前“鉀肥之王”因連續3年巨虧、資產重組無人問津而遭遇暫停上市的尷尬一幕。

2017年,A股市場同樣上演過鋰電概念瘋狂的一幕。受國內新能源汽車市場爆發影響,電池級碳酸鋰從2015年之前平穩的每噸4萬元至5萬元的價格,一路飆漲至每噸17.8萬元的高位,一大批上市公司紛紛跨界,大手筆買買買、擴擴擴,但非理性的行為迅速演變為“一地雞毛”。

2017年12月,聲稱鹽湖提鋰技術取得重大突破的鹽湖股份拋出大手筆之作,宣布擬總投資79.8億元,啟動年產5萬噸電池級碳酸鋰項目的生產。然而,自當年起,鹽湖股份連續3年巨額虧損,2019年更是巨虧450億元,創下了彼時A股史上虧損之最,最終于去年5月被暫停上市。

更令人唏噓的,是1年前正式退市的美都能源。2017年10月,電池級碳酸鋰價格逼近前期高位,美都能源拋出收購計劃,擬斥資36億元收購瑞福鋰業98.51%股權。

然而,時運不至。2018年后,國內碳酸鋰市場價格突然跳水,從年初的每噸15.9萬元跌至年底的每噸7.42萬元。2019年市場更加嚴峻,碳酸鋰市場一路跌至年底的每噸4.44萬元。瑞福鋰業在2018年便虧損近4億元,形成約8億元的巨大商譽減值,美都能源無奈要向原股東“退貨”,終止收購。

由于收購新能源標的接連踩雷,美都能源轉型失敗,去年8月14日,公司股價長期低于面值,最終從A股市場摘牌。

鋰電產業是高投入、高技術門檻的新興產業,沒有持續技術投入,缺乏核心競爭力,只為蹭行業熱點的上市公司,終將掉入鋰電產業競爭的深淵。

近期以來,鋰電概念火熱,既點燃了部分投資者躁動的心,也引發了部分公司或真或假的涉鋰行動。

剪不斷,“鋰”還亂。前車之鑒,殷鑒不遠。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電池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涉及資本市場或上市公司內容也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電池網)”的作品,凡屬媒體采訪本網或本網協調的專家、企業家等資源的稿件,轉載目的在于傳遞行業更多的信息或觀點,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一周內進行,以便我們及時處理、刪除。電話:400-6197-660-2?郵箱:119@itdcw.com

電池網微信
[責任編輯:趙卓然]
鋰電池
新能源車
動力電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