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眾星捧月式的采購帶來了兩種結果,一是訂單驟增,導致寧德時代電池一時供不應求;二是排隊等候的車企成了拴在一根繩上的螞蚱,交付進度很大程度上由寧德時代說了算。

巨頭轉身  寧德時代的

寧德時代果然撐起了一個“時代”。

沒錯的話,以蔚來、威馬等牽頭的造車新勢力,已經開始擔憂寧德時代的電池能否按期、按量供應,這將決定新勢力們能否順利交付?;蛟S,同樣處于焦灼中的還有不少傳統車企,例如北汽新能源、上汽、吉利等。

在過去的2018上半年,寧德時代以6.5GWh的裝機量,獨攬了近42%的國內新能源動力電池市場份額,遠高于比亞迪的21.4%,更是甩國軒高科(5.9%)、孚能(4.6%)、億緯(3.5%)、比克(2.6%)、萬向(2.4%)、力神(1.7%)等國產電池好幾條街。

動力電池產業的馬太效應逐漸擴散,一家獨大的趨勢也越來越明顯。

然而,這種眾星捧月式的采購帶來了兩種結果,一是訂單驟增,導致寧德時代電池一時供不應求;二是排隊等候的車企成了拴在一根繩上的螞蚱,交付進度很大程度上由寧德時代說了算。

“綁架”寧德時代與被寧德時代“綁架”,成了一對天敵。在新能源汽車發展尚處于剛起步的階段,這種激進的供求關系又能維持多久?

“綁架”與“被綁架”

今年1-6月,我國新能源汽車共銷售41.2萬輛,其中電池靠自給自足的比亞迪,其新能源車銷量為7.1萬輛,這意味著其余的34.1萬輛新能源車,絕大部分電池由寧德時代提供。

在全球新能源汽車浪潮席卷之下,空前的壓力與挑戰,促使整車廠欲抓住“救命稻草”來占據市場的高地,而寧德時代無疑成為車企爭先恐后合資合作的“香餑餑”。

除了已經與寧德時代建立合資公司的上汽集團、廣汽集團、東風汽車、上汽通用汽車外,北汽新能源、吉利、江鈴、長安、福汽集團、華晨寶馬、捷豹路虎、大眾等,也都與寧德時代建立了戰略合作關系。不僅如此,蔚來、威馬、拜騰等造車新勢力也拋來橄欖枝。有媒體粗略統計,目前與寧德時代合資合作的國內外車企多達27家。

這種近乎“綁架式”的采購,自然也暴露出了市場的亞健康。

在寧德時代上市前的招股書上赫然寫著,公司的競爭劣勢之一就是,“現有產能無法滿足潛在市場需求,產能有待進一步提升?!倍斍?,市場的反響也印證了這一事實。特別是近期,關于寧德時代產供貨緊張的消息頻繁曝出。

另一種市場亞健康體現在,被動等待寧德時代的交貨,就像是被其“綁架”,一旦電池產能跟不上,將直接影響銷量和正常交付。

弊端也許現在尚不明顯,但隨著新能源汽車市場保有量的逐漸擴大,亞健康只會越來越嚴重。

互聯網企業最喜歡說的一句話是,“我們不會壟斷,市場需要很多雙手共同來搭建?!北热缯f,共享汽車、共享單車,如果要想成為一個新興產業,光靠一個再大的企業也撐不起一片天。

有點像今天的寧德時代,撐得起當下,卻未必撐得起未來,動力電池的市場格局必然會發生改變。

瞄準“零補貼” 日韓企業二進宮

巨頭轉身  寧德時代的

不得不承認,以LG化學、SK、三星SDI、松下電器等為首的日韓電池企業卷土重來,并將打破寧德時代一家獨大的局面。

2016年6月,中國政府曾發布相關規定,明令將外資電池品牌排除在補貼項目之外,以保護國產電池的地位。但2017年7月28日,國家發改委、商務部發布的《外商投資產業指導目錄(2017年修訂)》取消了外資在新能源汽車動力電池領域的準入限制。

政策的放開,重新燃起日韓電池企業在華的希望,這從近兩年日韓電池企業在華的動作便不難發現。

公開資料顯示,日本松下位于中國大連的“新能源專用方形鋰電池工廠”已經開始生產供貨。值得一提的是,隨著特斯拉在上海建設超級電池工廠,松下也有意與之合作。另外,LG化學早已在中國南京建立了動力電池工廠,而三星SDI在中國西安的工廠也已經開始投產。

不過,處于政策保護期的中國電池品牌,尚未受到外資的“侵襲”,而一旦2020年新能源汽車補貼退出,外資電池的優勢也將逐漸顯現。例如,一向為奔馳、通用汽車供應電池的韓國電池,已經在價格、性能及穩定性方面具有競爭力。

此外,電池技術的競爭也十分激烈。據了解,SK將要量產的NCM811電芯,能夠實現電動汽車500km的續航里程;三星SDI則是在研發能量密度更高的鎳鈷鋁酸鋰(NCA)電池;而松下就與日產、豐田等車企也正在進行電池新技術的研發。

總而言之,日韓電池企業對于中國本土電池品牌的影響或許是顛覆性的,這也促使中國電池品牌,要想在競爭中立于不敗之地,必須不斷研發新的技術。

居安思危

與其焦慮等待寧德時代的電池供應,不如居安思危尋找新的生存希望,特別是面對千變萬化的新能源汽車市場,總有企業能站在當下思考未來。

例如吉利,雖然目前其車型所用的電池仍以寧德時代為主,但面對這場“綁架”,也留了一手。去年4月,吉利全資收購了LG南京工廠的所有生產設備和制造技術、知識產權的使用權,并且還與LG確立了后續合作,LG將幫助吉利旗下高端品牌繼續提升電池技術。除此之外,吉利近日又在湖北荊州斥資80億建電池項目,以保證未來吉利新能源汽車的電池供給。

先下手為強的吉利,已然在表面的“綁架”現象中,嗅到了競爭的本質,從技術與產能上,雙箭齊發。

然而,不僅是吉利,留心便能發現,越來越多的國內外汽車廠商已開始選擇自建電池工廠,或者與電池企業合資建工廠。例如大眾、戴姆勒、特斯拉、廣汽等。據業內人士透露,“目前中國的自主品牌中,有80%的企業有跟電池廠合資的想法,或者說正在實施?!?/p>

自建電池廠未必是從電池原材料采購到電池包研發的全盤托出,而目前多數企業的模式是,外部采購單體電芯,自主研發電池包和電池管理系統。這在很大程度上,確保了未來不依賴于電池企業,從而實現從電池到整車的一體化運作。

寧德時代的“時代”能走多遠?

寧德時代或許會長期存在,但寧德時代的“時代”終將結束。

面對產能的壓力、日韓等外資品牌的挑戰,以及整車廠的戰略轉移,這些因素都將在未來的某個時間點爆發,并對寧德時代一家獨大的局面構成威脅。

對寧德時代來說,一味地消化當前的技術來滿足眼前的訂單,尚且能夠維持當前的地位。但是,市場的要求極為苛刻,在日韓企業不斷研發新技術、不斷拓展市場的同時,寧德時代只有在技術和產能上不斷使羽翼豐滿,才能真正屹立于市場。

對中國本土電池企業而言,在不斷變化的新能源汽車市場,只有技術創新才能崛起。未來的市場具有諸多不確定因素,但唯一肯定的是,只有真正掌握核心技術,并且不斷進行技術創新的企業,才會長久存在。

編輯總結:當很多企業還在為寧德時代獨攬中國電池產業半邊天而肅然起敬時,危機已經潛伏在周圍。只有站在當下思考未來,居安思危者,才能在競爭的浪潮中,不被輕易打敗。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電池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涉及資本市場或上市公司內容也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電池網)”的作品,凡屬媒體采訪本網或本網協調的專家、企業家等資源的稿件,轉載目的在于傳遞行業更多的信息或觀點,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一周內進行,以便我們及時處理、刪除。電話:400-6197-660-2?郵箱:119@itdcw.com

電池網微信
[責任編輯:趙卓然]
動力電池
寧德時代
中國電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