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高樓、宴賓客、樓塌了,彭小峰人生跌宕起伏像坐過山車一樣,其前半生有兩部分,前半部是一個底層青年在勞保用品行業獲得第一桶金,再在光伏行業迅速成為新能源首富,后半部則是這位昔日梟雄在艱難時光中再出發,又再一次倒下乃至深陷囹圄。

時代周報配圖

從新能源首富變成一名通緝犯,彭小峰用了十年時間。

8月14日,蘇州市工業園區檢察院發布公告稱:“對江蘇綠能寶融資租賃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立案偵查,彭某某(彭小峰)被批準逮捕,已向公安部申請發布國際刑警組織紅色通緝令?!?/p>

作為綠能寶的董事長,彭小峰在被批準逮捕前,這位43歲的前光伏首富依然持有綠能寶約2.72億股股份,占總股本的30.40%。

幾乎無人知道彭小峰目前身在何處,自2016年起,他沒有出現在公開場合,亦沒有再更新過微博,其微信頭像,已由戴著眼鏡、長相憨厚的個人照被換成了開懷大笑的彌勒佛。8月17日,時代周報記者致電其使用的國內手機,語音提示“該號碼已成空號”。

起高樓、宴賓客、樓塌了,彭小峰人生跌宕起伏像坐過山車一樣,其前半生有兩部分,前半部是一個底層青年在勞保用品行業獲得第一桶金,再在光伏行業迅速成為新能源首富,后半部則是這位昔日梟雄在艱難時光中再出發,又再一次倒下乃至深陷囹圄。

其興也勃,其亡也忽,他的財富故事是這個時代跌落的企業家群體的真實寫照。

迷戀速度

進入新世紀以來,如果有一個行業的造富能力、吸引資本的能力乃至激發地方政府的追逐熱情能與互聯網相媲美,一定是光伏。

無錫尚德與新余賽維曾經是這個朝陽產業中生命力最旺盛的兩家代表性企業,可并稱光伏雙雄。兩家企業的創始人施正榮和彭小峰都是新生代企業家,他們本人,及其所創建的公司,對行業前期發展起到了標桿作用。

彭小峰1975年出生在江西吉安,在外貿??茖W校畢業后進入吉安外貿進出口公司工作, 22歲在蘇州創立了柳新實業,這是一家勞保用品企業,生產伸縮性極強的化纖手套,后來生產范圍擴大到服裝、鞋、眼鏡、反光背心等,高峰期這家外貿公司年出口額達到了10億元。

與另一位光伏梟雄施正榮的“洋氣”相比,他夠土夠接地氣,也因此更像一個“機會主義者”。

在2004年彭小峰決定進軍光伏行業前,還不到30歲,這個年輕人急切尋找新的金礦,熟悉彭的早年人士曾稱,“他考慮過房地產,甚至炒股,但后來一一排除”。

實際上,光伏上游的硅片領域,對彭小峰而言還是一個傳統產業,要政策、建廠房、買設備、招工人,在行業草莽期,彭早年的外貿經驗讓其在光伏行業運營中如魚得水。

2005年7月,彭小峰創立江西賽維太陽能公司,LDK是其英文名縮寫,意為“超越光速”。賽維成立后,他即采取激進策略,希望從起點就將所有潛在的競爭者遠遠拋在身后。這也是彼時籠罩業界的氣氛,所謂“擁硅為王,達產成金”, 事實上,賽維的確以“超越光速”的速度成長,其硅片產能一騎絕塵。

兩年后的2017年6月,賽維成功在紐交所上市,創下了中國新能源領域迄今為止最大的一次IPO,當年10月市值巔峰時達102億美元。當時年僅32歲的彭小峰成為當時國內新能源領域的首富,以及江西省首富,個人財富曾飆升到400億元。

輝煌時期,賽維高科技一度吸納了當地2萬多人就業,年貢獻稅收9億多元,門前一條橫貫東西的八車道馬路,被命名為賽維大道。

產業紅火時,每個月都有來自國內外的新能源企業、專家、媒體和官員參觀賽維,一天有好幾撥,“賽維都接待煩了,但沒辦法,聲名在外”。

不能說只是一時頭腦發熱的孟浪,彭小峰在2008年帶領賽維開始的擴張之路,是立志成為世界第一的太陽能多晶硅片供應商。是年,賽維先后在新余馬洪、下村兩地,設立光伏硅公司和多晶硅公司,生產硅料。

彼時,硅料這個最上游環節幾乎完全掌握在國外廠商手中,并占據了產業鏈上70%的利潤,多晶硅價格最高達到每千克400美元以上,彭小峰野心勃勃要打破這一僵局。

盡管屬于產業鏈的不同環節,但向上游走,多晶硅制造屬于化工行業,對彭小峰而言是一個完全陌生的領域,而他依然希望復制此前在硅片產能擴張上的成功,他的多晶硅項目當時全球規模最大,投資額達到120億元,其中絕大部分都來自銀行貸款。

然而,事實證明以他制造業的經驗難以駕馭化工項目,多晶硅項目此后成為一個無底洞。彭小峰還在2008年投資蘇州百世德薄膜電池和組件項目, 2010年在合肥投資組件項目,涉足光伏行業的終端應用市場,也多是機會主義的跟風之舉,但幸運沒有永遠站在他的肩頭,這些并不算成功的投資,像是不斷被捆綁上賽維這艘巨輪的海藻,令它的引擎逐漸失去動力。

事實上,喪鐘在2012年開始敲響。賽維的急劇擴張讓自己陷入困境,加之光伏產業的境遇急轉直下,整個光伏產業風雨飄搖,來自于美國和歐洲的接連“雙反(反傾銷和反補貼)”調查更成為行業致命一擊。

速度之后一地雞毛,激情之余哀鴻一片,除了彭小峰出局已別無他法。2016年賽維被江西新余中級法院裁定破產重組,強制執行。

在蘇榮任內受支持

在2014年3月賽維被紐交所摘牌前,它是江西省第一家在美國上市的公司。

早期的光伏英雄都曾是當地政府的座上賓,政府需要政績抓手,光伏產業既是新興產業,又能解決大量就業,雙方自然一拍即合。而企業有了國際影響,雙方實際上已經是互相捆綁的關系。

彭小峰與政府的接觸很主動,新余學者林南等人出版的《中國能源之都—新余》一書中,曾詳細披露彭小峰結緣新余市前市委書記汪德和的內幕。據稱,彭小峰因一場車禍遇困新余,他跟時任新余市市長汪德和有半個小時的“密談”。最終,他下定決心將光伏項目選址地從蘇州遷至新余,而他關于“世界級光伏企業”的夢想亦打動了汪德和,因此獲得了土地和電價的優惠政策以及2億元配套資金。

賽維成了新余經濟的頂梁柱,新余經濟也因為賽維在20072009年獲得了高速增長。

值得一提的是,在推動賽維的膨脹上,時任江西省委書記蘇榮“功不可沒”。蘇榮曾多次到新余視察,如2009年2月23日,他曾專程赴新余為賽維6000噸高純多晶硅項目的推進“站臺”,該項目總投資逾50億元。

是年9月8日,蘇榮再次參加賽維投資120億元的萬噸級高純硅項目投產慶典。據江西新聞網當時的報道,“剛一下車,彭小峰就請蘇榮在慶典紀念冊上簽名。蘇榮宣布了項目投產之后,又接過剪刀,與其他嘉賓一起,為這當時世界上第一個單體萬噸級高純硅項目的投產剪彩”。

就算賽維出現危機時,蘇榮在江西省人代會上還特別向彭小峰詢問賽維經營情況,表示會全力支持賽維發展。

賽維激進的投資在短時間內創造了新余的繁榮,讓新余開工了多項城市改造工程,靠著“光伏輝煌前景”的預期,新余儼然成為江西未來的希望。

好大喜功往往一發難收,地方政府希望企業快速做大,甚至會給出具體擴張要求,某種程度而言,這也是投彭小峰所好。

在賽維出現資金流困難后,盡管新余地方政府曾用20億元的賽維穩定發展基金短暫掩蓋危機,哪怕執權柄者此時已心知:賽維這件華麗袍子內部恐已爬滿了虱子。

從2012年開始,江西省和新余市兩級政府主導救助,三年后賽維仍無法擺脫困境,不得不走向破產。公開數據顯示,審計后的賽維總資產136.6億元,總負債達516億元,負債率高達377%。

再敗互金

資本包裝、速度做大、上市融資、全面擴張,是彭小峰在賽維走的“四部曲”。而他的后續創業,幾乎如出一轍地復制了這一路徑。

2013年3月,彼時還未從賽維去職的彭小峰,沒給自己留下一刻喘息機會,已經籌劃新出路。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電池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涉及資本市場或上市公司內容也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電池網)”的作品,凡屬媒體采訪本網或本網協調的專家、企業家等資源的稿件,轉載目的在于傳遞行業更多的信息或觀點,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一周內進行,以便我們及時處理、刪除。電話:400-6197-660-2?郵箱:119@itdcw.com

電池網微信
[責任編輯:趙卓然]
彭小峰
光伏梟雄
時代周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