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我國動力電池產業高速發展,已經歷多個階段,從最初的產能密集上馬,但合規電池難以尋覓,到后來新能源汽車補貼退坡后行業大洗牌,如今終于走到了核心技術之爭的關鍵點上。

寧德時代

寧德時代動力電池  攝影/電池百人會  于清教

動力電池行業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近日,寧德時代起訴中航鋰電全系產品侵權消息在業內引起極大關注。寧德時代官方表示,涉案專利涉及發明與實用新型專利,涉嫌侵權的動力電池已搭載在數萬輛整車上,起訴書由福州中院受理。

據了解,2020年3月,寧德時代曾起訴塔菲爾專利侵權其防爆閥相關發明專利一案,訴訟標的金額1.2億元。2020年4月,寧德時代又將塔菲爾告上了法庭,這次是4項專利侵權,訴訟標的金額8000萬元。目前,兩案訴訟最終結果尚不得而知。

近年來,我國動力電池產業高速發展,已經歷多個階段,從最初的產能密集上馬,但合規電池難以尋覓,到后來新能源汽車補貼退坡后行業大洗牌,如今終于走到了核心技術之爭的關鍵點上。

“黑馬”中航鋰電被起訴

針對寧德時代關于侵權的起訴,中航鋰電在隨后的回應中表示,公司堅持自主研發,提供給客戶的產品都過專業知識產權風險調查,確信所生產的產品不侵犯他人的知識產權。

截至目前,寧德時代訴訟涉及的專利與內容尚未對外公布,關于案件也沒有更多消息傳出。

“在目前的法律法規下,如果有人發起有效的知識產權訴訟,原則上被訴訟方就必須停止一切可能的侵權行為,直到被證明被訴訟的行為并不產生實質的侵權,才可以恢復生產與銷售。而知識產權侵權案從調查到宣判,是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可以說在任何一個激烈競爭、快速發展的領域,幾乎沒有哪家企業可以承擔起被‘冰凍’幾年的后果。所以,它也可以成為任何原告策略性地拖住競爭對方的一種手段?!币晃徊辉妇呙膭恿﹄姵仄髽I副總經理對《中國汽車報》記者說。

案件中孰是孰非,需由法律來定奪。而正處于IPO籌備期的中航鋰電,可能將面臨潛在的發展失速。資料顯示,中航鋰電成立于2007年,產品涵蓋三元鋰和磷酸鐵鋰兩大體系。從2018年開始,中航鋰電駛入發展快車道,2019年動力電池裝機量達1.48GWh,從行業排名第8攀升至第6;2020年裝機量為3.55GWh,行業排名上升至第3。

在市場表現漸入佳境之際,中航鋰電也在以快跑的速度,擴大動力電池產能。今年5月,中航鋰電動力電池及儲能電池成都基地項目正式落戶成都經開區,項目總投資280億元,預計年產值400億元。據悉,該項目將建設動力電池及儲能電池的研發中心和生產、銷售基地,設立華西總部、電池工程和先進技術研究院,帶動上下游產業鏈企業落戶,打造中航鋰電華西產業集群。

反觀寧德時代,就是當年從“黑馬”到“王者”的榜樣。2021年進入寶馬核心供應鏈后,寧德時代在2017年成功問鼎全球動力電池出貨量第一,并蟬聯三年冠軍。

專利訴訟背后是業務爭奪?

面對這場國內少有的動力電池專利之爭,業內人士紛紛對記者表示,其背后更是對客戶和市場的爭奪。

伊維經濟研究院研究部總經理吳輝認為,寧德時代和中航鋰電之間的官司,說明整個汽車動力電池行業由之前的政策推動逐步轉化為市場驅動。在政策推動的早期,企業主要享受的是政策“紅利”,而在市場驅動時期,企業則要在技術、產品、客戶、成本控制等方面有更強的競爭力。整個動力電池行業的毛利率正在逐步下滑,企業之間的競爭也會更加激烈。此時,利用“專利戰”遏制競爭對手或潛在競爭對手是慣用的手段。

在新能源汽車行業獨立研究員曹廣平看來,新能源汽車行業經過真金白銀的“補貼時代”后,開始進入市場競爭的“積分時代”,而綜合運營能力最強的寧德時代試圖繼續牢牢坐穩第一動力電池供應商的位置。近一段時間以來,寧德時代已悄然開展多輪投資車企、原材料企業、充電樁企業,擴大產能等形式多樣的產業鏈上下游布局,在專利、標準等方面也早已筑起多道“護城河”。

北方工業大學汽車產業創新研究中心研究員、汽車分析師張翔對記者直言不諱:“中航鋰電近兩年將市場重心逐漸轉移到乘用車領域,并且拿走了寧德時代原來的客戶廣汽和長安,所以寧德時代‘發威’了?!?/p>

從市場表現和發展規模來看,寧德時代都遠超中航鋰電,但中航鋰電卻“虎口奪食”。據報道,中航鋰電動力電池配套廣汽乘用車約2.2GWh,配套長安汽車約862MWh。此外,中航鋰電還開拓了廣汽豐田、吉利汽車等客戶,發展潛力很大。

有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中航鋰電市場份額繼續擴大,為6.6%,裝機量3.53GW,行業排名第四,在國內電池企業中僅次于寧德時代與比亞迪。

不過,在國內動力電池前五陣營中,中航鋰電是惟一一家未上市的企業。市場分析人士指出,計劃2022年進行IPO的中航鋰電,此次恐怕難以避免地會受到輿論沖擊。曹廣平表示,從具體的產品銷售層面來看,如果中航鋰電被宣告產品侵權,其關聯的車企也將面臨停止銷售侵權產品的境遇。屆時,中航鋰電勢必會讓出很大一部分市場,喪失發展的大好形勢和行業話語權。

競爭進入“白刃戰”階段?

“以此(次訴訟)為標志,新能源汽車動力電池行業已進入全面深入競爭的階段。一方面,企業之間將開展綜合能力的競爭,另一方面也會進行打擊對手創新能力的競爭。拿起專利‘武器’遏制對方發展,說明行業已基本上開始‘白刃戰’?!辈軓V平說。

張翔告訴記者,知識產權的官司調查期一般較長,對企業影響也很大。今后,動力電池公司將越來越重視對知識產權的保護。有媒體報道稱,據不完全統計,寧德時代目前已公開專利數量超過5000件,中航鋰電為1350余件,比亞迪涉及電池的專利數量為23159項,國軒高科亦有3500項。

事實上,今年全國兩會上,全國政協委員、寧德時代董事長曾毓群的提案之一就是《關于加強對鋰電池知識產權保護的提案》。他提出,鋰電池行業知識產權保護面臨取證難、維權成本高的問題。

“申請專利的真正價值,不應是借此獲得政府的資助和扶持。還要指出的是,在國際市場上,將會有大量的知識產權糾紛在‘等’著走出國門的中國企業?!鼻笆鰟恿﹄姵仄髽I副總經理表示,從產業健康發展的角度看,政府既要充分保護技術先導者的知識產權,承認他們對產業發展的巨大貢獻;又要防止一家獨大壟斷市場,使整個產業失去公平競爭的環境和應有的市場活力。所以,政府也有可能會出臺一些新的法規,在知識產權爭議階段,避免把被告拖垮,如果真的侵權,也可能會協調訴訟雙方,達成一個非破壞性的賠償機制。

吳輝也給出了類似的看法。他指出,中國動力電池行業正在逐步成熟,走向規范,企業對知識產權的保護意識逐步加強,長期來看該訴訟案有利于整個行業的健康發展。畢竟,動力電池需要投入大量基礎性研發,對新材料體系、新工藝的研發是推動整個動力電池技術進步的基礎。未來,動力電池企業想要做大做強,尤其是走向國際市場,必須更加重視專利和知識產權,從而避免因此而遭受損失。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電池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涉及資本市場或上市公司內容也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電池網)”的作品,凡屬媒體采訪本網或本網協調的專家、企業家等資源的稿件,轉載目的在于傳遞行業更多的信息或觀點,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一周內進行,以便我們及時處理、刪除。電話:400-6197-660-2?郵箱:119@itdcw.com

電池網微信
[責任編輯:趙卓然]
動力電池
中航鋰電
寧德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