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公司已實現涵蓋中鎳、中高鎳及高鎳全系列一次顆粒大單晶鎳鈷錳酸鋰三元正極材料的產業化生產及銷售,也是鈷酸鋰、復合三元等多品種鋰離子電池正極材料生產商;其中,涵蓋包括中鎳、中高鎳及高鎳在內的多種型號一次顆粒大單晶鎳鈷錳酸鋰三元正極材料(NCM),是公司的核心競爭產品。

義龍二期規劃圖

義龍二期規劃圖 生產規模:5萬噸/年(已建成2萬噸/年)

6月30日,貴州振華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振華新材”)科創板IPO已提交注冊,距正式上市僅一步之遙。據上交所官網披露,振華新材科創板IPO申請于1月5日獲得受理,2月1日獲上交所問詢。本次IPO擬發行股票不超過1.11億股,募集資金約12億元,將用于生產線建設項目及補充流動資金。

招股書顯示,公司自設立以來專注于鋰離子電池正極材料的研發、生產及銷售,主要提供新能源汽車、消費電子及儲能領域產品所用的鋰離子電池正極材料。目前,公司已實現涵蓋中鎳、中高鎳及高鎳全系列一次顆粒大單晶鎳鈷錳酸鋰三元正極材料的產業化生產及銷售,也是鈷酸鋰、復合三元等多品種鋰離子電池正極材料生產商;其中,涵蓋包括中鎳、中高鎳及高鎳在內的多種型號一次顆粒大單晶鎳鈷錳酸鋰三元正極材料(NCM),是公司的核心競爭產品。

2017-2020年,振華新材營業收入分別為13.47億元、26.55億元、24.28億元及10.37億元;同期實現凈利潤分別為4662.66萬元、6932.11萬元、3376.36萬元、-16954.64萬元。兩項指標連續兩年下滑,甚至在2020年出現虧損,公司經營狀況不容樂視。此外,振華新材招股書中多項信披數據存在異常,需要予以關注。

逾20億元收入無現金債權支撐

招股說明書顯示,2019年,振華新材的營業總收入為24.28億元,其中境外收入1125.29萬元,占總營收的0.003%,該部分收入可忽略不計;剩下境內營收24.17億元,所適用的增值稅稅率為17%,由此可以計算出當期振華新材的含稅營收約為28.28億元。理論上,這一規模的含稅收入必然在其財務報表當中有相同規模的現金流量或者應收款項等數據與之相對應,形成合理的勾稽關系。

現金流量表顯示,2019年,振華新材“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有6.94億元,同期預收款項變動額較小,故無須考慮該影響,與28.28億元的含稅營收勾稽,有21.34億元的含稅收入沒有獲得現金流入。理論上,應當導致經營性債權相應增加。

然而,資產負債表顯示,截至2019年年末,振華新材應收票據項金額為0,應收賬款余額4.52億元,此外還有2.20億元的應收款項融資,綜合起來的應收款項原值大約有6.72億元,對比上一年年末10.98億元應收款項原值,不僅沒有增長,反而減少了4.26億元,這一結果與理論上的21.34億元新增債權相差了25.6億元,收入勾稽關系出現異常。

為何如此大額的含稅營收既沒有形成現金流,也沒有經營性債務的支持?這可能與應收票據貼現有關。當企業利用應收票據貼現這一方式回收資金時,大量因經營活動產生的應收票據在承兌時被計入了“籌資活動現金流入”,而沒有計入“經營活動現金流入”,這導致經營性現金流入減少。下面進一步對這一影響因素進行分析。

一般而言,企業對應收票據進行貼現,若終止確認,則將所收到的款項作為“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所收到的現金”列報,因此已體現在現金流的增長當中,不會對勾稽關系產生影響。真正會產生影響的,是貼現時未終止確認,同時在期末已到期付清的應收票據。但這一數據,振華新材并未在信披文件中予以披露。

再來看籌資活動現金流量的情況。正常情況下,對于貼現時未終止確認的應收票據,企業將會形成一項債務,收到的現金流當作“取得借款所收到的現金”列報。在振華新材的招股書中,2019年 “取得借款所收到的現金”總額為7.11億元,其中除存在期末未到期銀行承兌匯票貼現取得的銀行存款,還混雜著增加銀行借款等其他現金流入,具體貼現應收票據金額無法獲取。但即便7.11億元全部為應收票據貼現現金流入,也不足以彌補21.34億元的營業收入空缺。

考慮振華新材可能將上述應收票據貼現收到的現金流計入其他科目的情況。2019年振華新材“吸收投資收到的現金”總額為5.13億元,“收到其他與籌資活動有關的現金”總額為1.75億元。退一步講,就算籌資活動現金流入全部來源于應收票據貼現,2019年振華新材籌資活動現金流入總額為13.99億元,與21.34億元相比,仍然存在7.35億元的含稅營收既沒有形成現金流,也沒有經營性債務的支持。

當然,還存在其他因素可能對這一數據造成影響,如應收款項核銷、背書支付等,振華新材招股書中并未予以披露。即便確實是由這些因素導致的,至少7.35億元的空缺,如此大金額的應收款項變動,在招股書中卻沒有說明,振華新材信息披露質量堪憂。若并非上述因素影響,那么振華新材則存在營收數據造假的可能。

采購金額與供應商披露不匹配

據招股書披露,報告期內,振華新材對前五大供應商(受同一實際控制人控制的企業合并計算)的采購情況如下表所示:

報表

由上表可見,2019年,公司第四大供應商為江西贛鋒鋰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贛鋒鋰業”),采購金額為21677.83萬元。贛鋒鋰業為A股上市公司,據其2019年年報披露,公司對前五大客戶銷售情況如下表:

報表

如上表所示,2019年,贛鋒鋰業對第二大客戶B銷售金額為40411.18萬元,對第四大客戶D銷售金額為16551.47億元,與振華新材披露的金額相差較大。因此,振華新材應該為贛鋒鋰業的第三大客戶C。然而,2019年年報顯示,贛鋒鋰業對第三大客戶C(即振華新材)銷售金額為25577.82萬元。與振華新材招股書中披露的2019年對贛鋒鋰業采購金額21677.83萬元相差3899.99萬元,兩份信披數據出現矛盾。

此外,振華新材此次募集的大多數資金將用于擴張產能。其中,6.5億元用于鋰離子電池正極材料生產線建設項目(沙文二期)、2億元用于鋰離子動力電池三元材料生產線建設(義龍二期)。達產后,正極材料整體產能將由年產3.7萬噸提升至年產6.2萬噸。然而,2017-2020年,振華新材的產能利用率分別為81.05%、90.14%、69.78%和25.93%,總體呈下滑趨勢。在此情況下,振華新材仍堅持募資擴產,其募資項目合理性和必要性令人懷疑。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電池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涉及資本市場或上市公司內容也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電池網)”的作品,凡屬媒體采訪本網或本網協調的專家、企業家等資源的稿件,轉載目的在于傳遞行業更多的信息或觀點,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一周內進行,以便我們及時處理、刪除。電話:400-6197-660-2?郵箱:119@itdcw.com

電池網微信
[責任編輯:趙卓然]
正極材料
振華新材
錳酸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