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銀隆在邯鄲的產業園已經大部分停產,成都園區的運營狀況起伏不定。除天津工廠存在庫存積壓現狀外,珠海銀隆的珠??偛窟€存在業績疲軟問題。和部分格力系員工類似,被欠款的銀隆系供應商同樣期盼“董姐姐”連任,在他們眼中,這是銀隆最后的生機。

銀隆新能源 “瀕?!??格力董明珠強力救助

5月31日是珠海格力電器股份有限公司(000651.SZ,以下簡稱“格力電器”)董事長董明珠第二個任期的最后一天。但格力電器換屆選舉的候選名單并未在預期的時間內發布。

當下,64歲的董明珠,已不再是單純的格力電器職業經理人,早就深度綁定格力。在某種程度上,董明珠已成為格力的企業標簽,象征著這個企業的文化。伴隨著格力集團的產業擴張,和董明珠的名字緊緊連接在一起的已不僅僅是“格力”,還有銀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曾用名珠海銀隆,以下簡稱“珠海銀隆”)。

自2016年12月,董明珠表示要以全部資產投入到珠海銀隆之后,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珠海新能源企業就一直走在輿論的風口浪尖?!霸掝}人物”董明珠在給其帶來知名度和資源的同時,也使得這家企業所面臨的經營問題同樣被聚焦。

《中國經營報》記者了解到,珠海銀隆在邯鄲的產業園已經大部分停產,成都園區的運營狀況起伏不定。除天津工廠存在庫存積壓現狀外,珠海銀隆的珠??偛窟€存在業績疲軟問題。和部分格力系員工類似,被欠款的銀隆系供應商同樣期盼“董姐姐”連任,在他們眼中,這是銀隆最后的生機。

同時,頗為惹人關注的還有格力體系的深度介入和關聯。目前,除了業務層面的關聯,知情人士透露,珠海銀隆在珠??偛?、成都基地等處的多位高管已經被“格力系”員工所替代。此外,珠海銀隆的股東方也與格力集團近期擬收購的長園集團存在多層次關聯。

5月28日,記者就銀隆相關問題至珠海銀隆總部表達采訪訴求,珠海銀隆市場部負責人陳雪賢以“不清楚具體情況、需要進一步核實”為由回應大部分問題。其明確回應的問題僅有,河北銀隆的工廠未來可能會有一個自動化的整改。隨后記者也曾多次溝通,至本文發稿,珠海銀隆方面并未對相關問題作出正面回復。

“銀隆系”告急

成立于2012年的河北銀隆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河北銀隆”)位于邯鄲武安,這里也是珠海銀隆目前實際控股人、原董事長魏銀倉的老家。當地人告訴記者,為了支持產業園的業務,邯鄲政府特地在該國道邊另辟一條路直達銀隆。

“我這樣跟你說吧,比如原來有100人,現在只有10個人?!?月21日,河北銀隆園區東門附近一位經營餐飲的小商販告訴記者。據其介紹,以前上午9點之前能賣個200~300元,現在只有六七十元,有時候就是四五十元?!斑@個廠子基本上說就是倒閉了?!?/p>

記者實地驗證發現,該園區的電池廠區的5個作業車間中,其中4個是停工狀態,內部作業機器完備,車間內空無一人。據了解,目前在作業的3號車間主要生產圓柱體電池。記者了解到的一份離職員工名單顯示,5月8日~5月15日,河北銀隆登記離職的員工人數達45名,工種包括技術員工、QC檢測以及一線員工,其中主要以一線員工為主。

無獨有偶,成都市銀隆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成都銀隆”)業務關聯方、廠區員工以及周邊商戶等多個獨立信源均向記者反映,自2017年7月以來,成都銀隆的業務量如過山車一樣起伏。2018年春節至5月初,有將近3個月的時間,成都銀隆的整車廠都處于半停工狀態,即生產線雖然沒完全停掉,但因為沒有訂單,工位大批銳減。

在成都銀隆行政樓前的LED屏幕上,“大干紅五月,全員保銷售”的十個大紅字醒目地顯示著。廠區的一位建筑工告訴記者,距離上次“大干一百天”的標語出現已有數月時間,這意味著,銀隆又有訂單了。

據成都銀隆在職員工李磊介紹,春節以前,廠子忙過一陣子,過年后就沒有訂單了,很多工位就停掉,也走了很大一批人。直到5月,珠海市政府下了一個260余輛的訂單,廠區才又開始忙活起來。

另據自稱是格力電器(石家莊)工廠的一位外包工介紹,這批訂單的交付時間是6月初,他們是來緊急支援的,最近又新進了數十名員工,正在加班加點趕工。多名成都銀隆的在職和離職員工,均傳達了類似的信息。

但是,那些沒有停工的產業園也并非高枕無憂。據天津廣播電視臺4月20日播出的《百姓問政》欄目,天津銀隆新能源有限公司總經理高潮自曝,天津銀隆目前有價值7億元的500輛新能源汽車在廠區積壓,主要原因系資金預算和充電站基建等不足。

此外,遠在珠海的總部業績也大不如前。據珠海員工內部員工介紹,自2017年以來,珠??偛繕I績出現較大下滑,明顯的變化就是由原來“兩班倒”(每班12小時)改為每天工作8小時,“之前工作一直不飽和,直到最近才又忙乎起來”。

值得注意的是,銀隆系已經呈現資金緊張征兆。除了1月《財經》報道的珠海銀隆拖欠供應商貨款不少于10億元,邯鄲、成都、珠海三地的多位銀隆員工反映,銀隆公司存在拖欠貨款的現象,拖欠時間3~10天不等。

另外,根據2015年12月28日河南省新鄉市牧野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新鄉法院”)執行裁定書《河南天豐鋼結構建設有限公司與河北銀隆新能源有限公司加工承攬合同糾紛執行裁定書》(2015)牧執字第834號,河南天豐鋼結構建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豐公司”)于2014年2月28日向新鄉法院要求河北銀隆支付欠款40521.40元及利息損失,判決生效后河北銀隆并未依法償債,天豐公司隨即向新鄉法院申請強制執行。該法院于2015年11月10日立案執行,但在執行過程查明,河北銀隆暫無財產可供執行。

“一般法院說某公司沒有財產可供執行,就意味著這個公司什么都沒有了?!?浩天安理律師事務所合伙人王曉華告訴記者。據其介紹,一般公司的土地、廠房、設備等固定資產如果在不被查封的情況下沒有可供執行的財產,則表示這些固定資產此前已經抵押出去了。

“格力系”接手

在珠海當地,可見部分路線的公交車標有“格力銀隆”的字樣。據一位格力離職員工介紹,這批車源于此前格力電器的“收購烏龍”,當時銀隆方面以為格力電器的收購計劃會如約進行,遂有一批車輛是以“格力銀隆”定制。

2016年末,董明珠欲使格力電器持股珠海銀隆。據格力內部員工介紹,在收購珠海銀隆的股東大會召開前,格力電器已經開始面向員工“出售”銀隆股票,“當時銀隆的股票非常緊俏,也不是誰想買就能買,想買多少買多少,也是‘限購’的”。

根據前述員工的敘述,格力電器對內部員工“出售”銀隆股票操作方式為:格力公司內部提供一個賬戶,用員工認購的方式籌集資金來收購銀隆,以某一銀行為中間機構來統一操作,收購計劃失敗后又統一返還。格力電器市場部部長陳自力向記者確認,格力電器曾面向內部員工“出售”過珠海銀隆股份。

投資鎩羽并未阻礙格力電器與珠海銀隆的后續合作。據格力電器2017年2月公告,格力電器擬與珠海銀隆將在智能裝備、模具、鑄造、汽車空調、電機電控、新能源汽車、儲能等領域進行合作。在同等條件下,一方優先購買對方的產品和服務。雙方以一年為周期,相互優先采購和總金額不超過人民幣 200 億元(2017年雙方實際關聯交易額為19.42億元)。

根據珠海市工商資料,目前珠海銀隆的個人與機構共有22家投資方,其中一半為有限合伙企業,合計持股比例為15%,可查的已退出投資機構為北京燕趙匯金國際投資公司(以下簡稱“燕趙匯金”)。

2016年12月,大連萬達集團、中集集團、董明珠、燕趙匯金、江蘇京東邦能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與珠海銀隆簽訂30億元增資協議,5方獲得珠海銀隆22.39%的股權。增資后珠海銀隆的估值為134億元。彼時董明珠以7.46%的股權位列珠海銀隆第五大股東。

至2017年2月,經過兩次增持以及燕趙匯金7.46%的股權受讓,董明珠持有珠海銀隆17.46%股份,成為第二大股東。據網易財經報道,股權穿透后,燕趙匯金與格力電器董事、格力河北經銷商徐自發存在千絲萬縷的關系。

董明珠入主珠海銀隆之后的8個月,帶領其共簽下總計約800億元的7個新能源產業園項目。產業園區分別位于珠海、邯鄲、石家莊、成都、蘭州、天津和南京。

事實上,源于董明珠在各大公開場合的“背書”,在普通人的眼中,珠海銀隆早已與董明珠本人以及格力公司緊密相連。在成都金華鎮,當地居民在說標的物時,會直接用“董明珠的銀隆”來表達,而不是實際控股人魏銀倉。

記者在實地驗證中亦發現,有格力電器(合肥)分公司的負責人事的工作人員前去河北銀隆做專場招聘,以輔助解決河北銀隆的員工安置問題。此外,為保障成都銀隆大訂單如期交付,也有格力電器(石家莊)分公司的員工前去緊急支援。在彼此的眼中,他們是“兄弟公司”。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電池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涉及資本市場或上市公司內容也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電池網)”的作品,凡屬媒體采訪本網或本網協調的專家、企業家等資源的稿件,轉載目的在于傳遞行業更多的信息或觀點,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一周內進行,以便我們及時處理、刪除。電話:400-6197-660-2?郵箱:119@itdcw.com

電池網微信
[責任編輯:趙卓然]
電池網
董明珠
銀隆新能源
格力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