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1新政”發起了一輪光伏業“淘汰賽”,而越來越多的A股光伏上市公司為了在“淘汰賽”中盡可能發揮出上市公司的融資優勢,選擇了主動打響“股價保衛戰”。

中來股份

“531新政”發布后,A股太陽能板塊指數已由5月31日開盤時的1555.23點,一路下探至7月6日盤中創出的近期新低1305.92點。

或許是受到“531新政”的影響,盡管A股整體處于調整期,光伏板塊的下挫仍然十分顯眼,無論是2017年的A股光伏“賺錢王”隆基股份,還是上游原材料龍頭通威股份,似乎誰都不能獨善其身。

從行業的角度看,“531新政”發起了一輪光伏業“淘汰賽”,而越來越多的A股光伏上市公司為了在“淘汰賽”中盡可能發揮出上市公司的融資優勢,選擇了主動打響“股價保衛戰”。

7月3日,彼時已經歷6月28日-7月2日連續三個跌停板的中來股份發布公告稱,公司擬使用自籌資金1億元-3億元,以不高于28元/股的價格,在該方案獲得股東大會審議通過后的12個月內回購股份。同時,公司董事長林建偉公開發表承諾,將以個人資金為7月3日至7月20日期間凈買入中來股份股票,且連續持有12個月以上并在職的員工,投資行為可能出現的虧損兜底。

但這一舉措也未能立刻奏效,在上述公告發布后的7月3日-7月5日,中來股份又遭遇了連續三個跌停板。而在經歷了6月28日-7月5日一連六個跌停板后,公司股價已從6月28日開盤時的35.98元/股下跌至7月5日收盤時的19.08元/股,累計跌幅近47%。直到7月8日,中來股份跌幅才收窄至2.04%,并在7月9日實現收漲。

光伏業正處調整期

從國內市場空間、利潤度角度看,管理層此前印發的旨在“嚴控新增裝機規模、加速補貼退坡”的《關于2018年光伏發電有關事項的通知》(由于出臺于2018年5月31日,業界稱其為“531新政”)的確對A股光伏板塊產生了不小影響。

但據《證券日報》記者多方了解,不少業界人士認為,“531新政”更多是對光伏業的“周期性”淘汰過剩產能進程,起到了較強的催化、加速作用。

這一進程當然是艱辛的,即便對于那些處在領先地位的光伏企業們,也必須要在本就經受著成本增加、競爭慘烈的考驗的同時,各顯其能,應對政策帶來的國內市場空間被擠壓和利潤的進一步下滑。在這期間,所有光伏企業的產能利用率和凈利潤都會承受巨大的壓力。

日前(7月8日)的一次行業活動上,中國光伏行業協會秘書長王勃華在發言中介紹了最新的調研統計結果:目前大多數中小企業由于國內市場不旺產能利用率較低,行業平均產能利用率僅為65%左右,而在利潤下滑最為嚴重的組件環節,平均凈利潤已降至1%以下(以20家上市光伏企業為樣本),甚至部分企業出現了虧損。

在此基礎上,業界普遍認為,主要受到國內裝機新增下滑(去年為53GW,業界預測今年可能為30GW-45GW),環保政策導致的成本增加,玻璃、鋁邊框等原材料價格上漲等的一系列影響,今年下半年,光伏業的可能都會處于較為艱難的環境中。

光伏業進入微利時代

如今的光伏業真正進入了微利時代。但應該看到的是,放眼行業,尤其是利潤的下滑,并非剛剛發生,即不能歸咎于“531新政”。根據王勃華的介紹,20家上市光伏企業中,有11家早在2017年便發生了凈利潤率的下滑,只是,在2018年一季度,又有13家企業凈利潤率相對于2017年出現了下滑。

以中來股份為例,相對于2017年,公司2018年一季度業績出現了下滑。

在2017年時,中來股份營業收入達到32.4億元,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2.6億元,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2.2億元,分別同比增長了133.68%、56.55%、31.81%。

同時,根據2017年年報,中來股份背膜、電池及組件兩大類產品的毛利率為30.33%、12.35%,其中背膜毛利率同比上年下滑了1.87%。

但到了2018年一季度,季報顯示,期內公司營業總收入為4.5億元,較上年同期下降了34.56%;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2230萬元,較上年同期下降69.41%;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1597萬元,較上年同期下降75.93%。

對于業績下降,中來股份給出的解釋是,由于上游原材料價格處于高位,影響下游投資意愿延期或降低,導致中游企業開工不足。另外由于一季度多雪天氣影響了大部分地區電站開工,導致組件廠家開工不足,直接影響公司電池、背膜產品銷售量及分布式電站的安裝量;此外,由于下游短期需求不足,導致行業競爭加劇、盈利水平下降,公司為了維持市場地位和維護客戶利益,適度調整了銷售與價格策略,影響一季度公司業績。

細究光伏業緣何進入了微利時代,除了表現為利潤下滑的落后產能淘汰進程外,也有企業為追逐平價上網(光伏發電度電成本與火電、水電相同)所做出的選擇。畢竟,支撐平價上網目標盡快實現的因素,除了降本增效的技術進步外,也還有企業對利潤的舍棄。

正如東方日升總裁王洪此前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所表示的,“我們必須看到,在2012年-2013年行業最不好的時候,國內光伏市場大規模啟動營造了‘雞犬升天’的局面,一些本該被自然淘汰的產能,又重新活了過來。而平價上網在幾年前看,真是一個挺遙遠的目標。但這幾年,實際上組件價格每年都在以超過20%的速度下降。今天,在一些光照條件好,非光伏成本較低的地區,平價上網已經成為了現實?!?/p>

看誰能堅持到平價上網

在王洪看來,“中國光伏目前已經在局部實現了平價上網,在大范圍實現平價上網,技術進步導致成本繼續下降,以及落后產能淘汰到位后,組件的利潤空間會自然回升。關鍵是要看誰能鞏固優勢,堅持到那個時候?!?/p>

如何能夠堅持到平價上網?從趨勢上看,業界普遍認為,除了海外市場外,要盡早對高效技術、產能的布局外,在“531新政”發布前后,中來股份也在多渠道主動出擊搶占先機。

早在2016年,中來股份就設立了泰州中來光電科技有限公司,宣布總投資16.5億元,建設2.1 GW N型單晶雙面電池制造基地,其中涵蓋了14條高效生產線和投資1億元的高效電池研發中心。

截止到2017年底,根據中來股份2017年年報,“年產2.1GW N型單晶雙面太陽能電池項目”已建成7條電池生產線,擁有了1.05GW的電池產能。此外,中來股份宣稱,待項目完全建成投產后,公司將具有全球最大的N型單晶雙面太陽能電池產能。

此外,據介紹,中來最新推出的N型雙面透明單玻組件,搭配TOPCON雙面電池最高正面功率可達400W,疊加其他技術后綜合最高功率達480W以上。2018年下半年,中來股份還為國電投泗洪項目,海興基地等提供超過200MW的高效N型雙面組件產品。

在“531新政”發布前后,中來股份也在多渠道主動出擊搶占先機。公開資料顯示,今年5月12日,中來股份與國家電投黃河水電公司簽訂了《電池、組件銷售合作框架協議》,建立戰略合作伙伴關系,共同開發國內新能源市場項目。根據協議,中來股份將于2019年至2021年分3年為國家電投黃河水電提供共計5GW的N型TOPCon電池及光伏組件,預計銷售總額將超過100億元。

在此基礎上,6月27日,中來股份又與國家電投黃河水電聯合成立了黃河水電-中來創新工作室,共同推進N型雙面電池組件和其他光伏前沿技術的規?;瘧?,以期早日實現平價上網。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電池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涉及資本市場或上市公司內容也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電池網)”的作品,凡屬媒體采訪本網或本網協調的專家、企業家等資源的稿件,轉載目的在于傳遞行業更多的信息或觀點,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一周內進行,以便我們及時處理、刪除。電話:400-6197-660-2?郵箱:119@itdcw.com

電池網微信
[責任編輯:陳語]
光伏
中來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