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動車和燃油車不一定會共存太長時間,類似于智能手機替換功能機,或是Netflix替換實體視頻租賃公司。如今,我們就站在這個大變革的前夜。

我們看好電動車領域,這是一個極為廣闊的市場,也是一個不可能被一家公司所壟斷的市場。經緯在2017年末投資了理想汽車,2018年初投資了小鵬汽車,盡管兩家公司看起來選了并不完全一樣的路徑,但相同的是,他們都有非常強的創始人及其團隊。

中國的造車新勢力才剛剛開始,后面依然有很長的道路要走。我們理解這條道路的艱辛之處:它既是重資產又同時重研發、運營,這里面有太多外界難以體會的東西。像小鵬與理想這樣的公司,經緯至少都為此配備了不少于10人的投后團隊,在招聘、政府關系、品牌、資金/資源對接、緊急醫療服務等經緯擅長的重要功能上,提供幫助與支持。

下面這篇文章梳理了我們對上述兩家整車商的投資邏輯,和在整車環節的既有布局,未來我們還會再寫一篇梳理上下游產業鏈投資邏輯和布局。

布局整車商的優勢還在于,可以以一個更為全局的視角去看整個電動車產業。上下游核心產業鏈環節上,我們認為也存在豐富的機會,比如車載芯片、自動駕駛。時至今日,我們依然歡迎這些領域的優秀創業者,在各自的領域上如果有不錯的建樹,愿意的話,都可以和我們聊聊,我們也會知無不言我們所獲得的,對這個行業的更為整體與全局的趨勢看法與判斷。以下:

1

電動車不僅僅是把油換成電

更是“從功能機到智能手機”般的大跨越

造車,一直被稱為“工業制造的皇冠”,它是一個國家制造水平的標桿。

這件事之所以不容易,是因為它需要一條龐大產業鏈的配合,每一個環節都不能有短板。最終能不能成,也不是拿著幾千萬閉門打造一輛世界頂級的豪華車就行,而是在特定成本和時限之下,打造出成千上萬輛普通消費者敢買、愛開的主流車型。

如果拉長時間維度,過去100年里,全球汽車工業幾乎沒有創業公司出現,直到2003年成立的特斯拉(Tesla)打破僵局,中國在近20多年里也少有新車企產生重大突破。汽車是一個無比成熟的行業,在傳統車企巨頭的發動機、變速箱等技術層面,新公司沒有任何機會。

新機遇來源于兩點,一是汽車電動化降低了進入門檻,在整車環節產生了新機會。這是因為電動車不再需要發動機、變速箱等機械傳動類零部件,取而代之的是電池、電機、電控系統,可以說就是裝著輪子的電池加底盤。這繞過了傳統車企巨頭的技術壁壘,并且電池、電機、電控的核心技術是相通的,降低了供應鏈管理的難度,在不久的將來生產電動車可能就像智能手機一樣模塊化。

第二是電動化之后更容易實現智能化。因為傳統燃油車的車載電池很小,并且各個ECU(電子控制單元)都是獨立的,很難支持整車級別的OTA(Over-the-Air Technology,空中下載技術)升級,這種升級就類似iPhone升級操作系統一樣。

但電動車全是電池,完全不存在這個問題,而且在整車電子電氣架構上有革命性改變,所以從特斯拉到小鵬、理想,就像iPhone手機一樣,自交付第一輛車后就開始不斷地升級自己的“操作系統”,這也是未來自動駕駛的基石。

從這個角度來說,汽車的確是我們今天用的硬件設備里智能化程度最差的,遠遠低于手機。汽車與外界的連接很弱,車載顯示屏基本是個裝飾,功能有限。大部分車都沒有生命力,出廠之后沒有迭代和更新,只會越用越爛。

所以電動車對比傳統燃油車,不僅僅是能源革命那么簡單,更像是蘋果對比諾基亞、智能手機對比功能機,是一個顛覆性的機會。做車雖然很難,需要錢、團隊、供應商體系、國家政策方方面面都到位,但今天在中國這些東西都匯聚在了一起——這是一個超級勢能。

我們看好電動車,并不僅僅因為能源的改變(把油換成電),核心在于智能化前景。

就如同手機行業,觸屏的出現并沒有讓手機進入智能時代,觸屏僅是一個重要的操作體驗,但觸屏本身并不等于智能。

對于電動車來說,能源的改變就相當于“觸屏”這一功能,它與智能化之間沒有必然聯系。只有在車電動化之后,車企強化軟件研發能力,通過OTA不斷升級“操作系統”,才能成為智能汽車時代的“iPhone”。

當時經緯中國合伙人王華東做了一項針對移動互聯網的研究,他發現過去10年里大部分投資人都在關心下游的移動互聯網應用,但其實如果在那個時間點投了上游的核心手機廠商,或是在2010年前后智能手機剛剛興起時,買入核心零部件公司的股票,投資收益不比同期投一家移動互聯網公司成功IPO后的收益少。

例如順著智能手機高速增長的,是上游攝像頭龍頭舜宇光學。這家公司從2009年前后的低價走量慢慢壯大,在2014年趕上了智能手機普及的紅利,為三星、華為、小米等手機廠商供貨,迅速成長為全球手機鏡頭龍頭,股價也從2010年的1.5港元,漲到了今天的145港元,翻了100倍。

基于這個邏輯,我們先投了自動駕駛領域的易航智能。不過隨著對自動駕駛的研究越來越深入,我們在2017年發現自動駕駛大概率要和整車結合在一起,例如自動駕駛需要足夠多的數據,而只有整車商才有這么多的數據源,所以我們開始布局整車。

對于整車商來說,智能化亦是極其重要的能力。具體來說,車企的OTA(Over-the-Air Technology,空中下載技術)能力,是被大多數人忽視的一項革命性改變。因為整車級的OTA,才令車真正變成了一臺連接互聯網、有意義的計算終端。

并且這是自動駕駛的基石。自動駕駛需要不斷上傳、下載和更新數據,這就需要更強大的算力和操作系統,真正實現“軟件定義汽車”,令車企變成一家“軟件+運營”公司,而不僅僅是賣車。

在這些變化之下,電動車什么時候會迎來大爆發?按市場主流機構預測,一方面電池成本下降,另一方面電動車出貨量上升,臨界點預計會在2022-2023年到來,屆時將實現電動車與燃油車的全生命周期平價,全生命周期包括購買和后續的維護成本,電動車的維護成本是很低的。

在電動汽車銷量上升的同時,積累的數據將是指數級的,擁有研發能力的企業將令電動車逐步成為智能移動終端,從而實現類似于手機從功能機向智能機迭代的進程。

當然,電動車由于是大宗消費品,更換頻次較低,因此滲透率和更新迭代的速度會慢于智能手機,但整個市場空間和天花板更高。

針對電動車這種全新的超級產業,投資的“快”和“狠”是第一位的,歷史不會給第二次機會。2017年末,我們投資了理想汽車;2018年初,投資了小鵬汽車,并且在上下游產業鏈上,例如自動駕駛、車載芯片、車聯網等領域都有布局。投對賽道、投對人,短中期道路哪怕再曲折,前途也是異常光明的。

2

小鵬汽車:站在智能化變革前夜

中國汽車行業的發展史一直令人揪心,早期“用市場換技術”被證偽,燃油車最重要的三大件——發動機、變速箱、底盤,中國企業離世界一流水平依然相差甚遠。

在這個大背景下,電動車被寄予“彎道超車”的厚望。站在這個足以誕生超級富豪的大產業前,任何一位入場的戰士都身懷絕技。

小鵬汽車是國內造車新勢力中最像特斯拉的一家,但區別是,特斯拉的產品核心在于自動駕駛能力,小鵬追求的則是智能化操作系統(Xsmart OS),也就是在應用層面上更為突出。

這有點像蘋果IOS的路徑。小鵬在軟件體系上,把研發生產、軟件硬件等所有要素都耦合在一起,做一個比較大的封閉體系,以追求信息循環的高效率。所以對于小鵬來說,車上所搭載的那套系統才是核心。

電動車的操作系統不是研發出來就完事了,它需要不斷更新和升級。這時候OTA技術也成為了電動車廠的標配,小鵬在這方面也投入巨大,實現了整車級別的OTA。

OTA是電動車對傳統汽車的革命性顛覆。在實現整車級的OTA之前,需要的是電動車從電子電氣架構上做出革命性改變。一輛傳統汽車大概有70多個ECU,他們分別控制不同的汽車零部件,比如空調系統、音響系統、座椅系統、門窗系統等等。這些ECU之間互相獨立,有自己獨有的感應器和控制系統,相當于一臺車上有70多個算力很弱的計算機。

這些獨立的ECU,都只能實現自己特定的功能,無法進行信息交換,更不可能在云端進行整車層面的在線升級。而且由于軟件層面的開發語言不一樣,傳統汽車也完全不是一個統一的電子產品,根本不可能對一臺具體的車進行應用開發。

但在電動車時代,這些問題都將被解決。特斯拉或者國內的造車新勢力,都采取了新的整車電子電氣架構,因為電信號在電動汽車里是四通八達的。例如,去掉車內原先碎片化的70多個ECU,將原本70多個ECU控制的眾多功能,簡化為三個主要的域控制器:ADAS控制器,整車控制器和娛樂控制器,可用算力大幅提升,并且可以打造一個整車層面的操作系統。

電動車的OTA升級,不僅僅是升級娛樂系統、UI界面,而是對所有的固件系統,包括動力層面都可以升級。傳統汽車在買回家以后,基本上完全定型了,30年前的車型在30年后幾乎一樣。但對于智能汽車來說,買了之后可以持續升級,在這個前提下,智能汽車才是一個活的產品,這是燃油車很難做到的。

自2018年底至今,小鵬共進行了8次OTA升級,系統可以實時把傳感器數據上傳到云端,通過標注去訓練深度學習算法,再把改進的算法或是升級包OTA回到用戶的車里。

小鵬也有很大的智能化潛力:歷次OTA升級一覽

根據小鵬汽車剛剛遞交的IPO文件,小鵬在過去兩年的研發總投入高達37.5億元人民幣,在所有員工中,43%專注于研發,這部分的66%專注于汽車設計和工程,剩下的34%一半在自動駕駛,一半在智能操作系統。

在定價策略上,小鵬比較專注于大眾市場,定價在15-30萬區間。年輕人對車最能接受的兩個價格段分別是10多萬和20多萬,30萬以上就是BBA(奔馳、寶馬、奧迪)的天下,所有人實際上都在與他們競爭。

目前,小鵬發布了兩款車型:早期的緊湊型SUV G3和轎跑P7,P7是何小鵬加入公司后設計規劃的。小鵬P7的出現,打破了國內造車新勢力缺少中高端純電動轎跑的空白,也讓特斯拉Model 3有了真正意義上的國內競爭對手。

小鵬P7定位智能轎跑

不過,P7的定價其實比特斯拉國產版Model 3更低,雖然Model 3最便宜的版本是28萬,但只有黑色座椅和黑色外觀,想要有任何改動都需要加錢,最終落地往往需要30萬以上。而小鵬P7的定價在23萬-34萬,其實避開了特斯拉的價格段。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電池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涉及資本市場或上市公司內容也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電池網)”的作品,凡屬媒體采訪本網或本網協調的專家、企業家等資源的稿件,轉載目的在于傳遞行業更多的信息或觀點,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一周內進行,以便我們及時處理、刪除。電話:400-6197-660-2?郵箱:119@itdcw.com

電池網微信
[責任編輯:陳語]
電動汽車
新能源汽車
充電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