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新聞頻道 > 首頁推薦區 >

世上再無“喬幫主”深析蘋果的“傲慢與偏見”

來源:天極網作者:陽光2013-10-05 18:48點擊: 二維碼
分享到:

還記得蘋果1984年發布MAC電腦廣告時的那把錘子嗎?歷史中有某些驚人的相似時刻:1984年喬布斯手中揮舞那把錘子,就是為了砸碎IBM作為“老大哥”在個人電腦占據的壟斷地位;而20多年之后,蘋果在個人手機領域已經迫不及待地坐在了“老大哥”的位置上。

斯人已逝,英雄總被雨打風吹去。英特爾、微軟、IBM,PC時代獨領風騷的那一代人都正慢慢淡出江湖?!昂髥滩妓箷r代”的蘋果又何嘗不如此?根據最新的媒體報道,消費者期待已久的“低價”iPhone 手機(iPhone 5C)以4488元人民幣驚呆無數小伙伴后,卻并沒有迎來像以往蘋果手機發布時萬人爭搶的火爆,廣東聯通和廣東電信在自9月20日以來兩周各自賣了1000多臺;淘寶上,iPhone 5C價格已經降至3000元,而銷量最高的一個店鋪只賣出了300多部iPhone 5C手機。

2007年蘋果推出第一臺iPhone 手機時,沒有人會預料到蘋果手機會受到如此瘋狂的追捧,四年后,隨著蘋果公司領導者喬布斯的去世,蘋果卻在眾口一致的質疑聲中重回平庸之路。

在筆者看來,與其將蘋果最新iPhone手機表現出來的平庸氣歸咎于一個人的離開和繼任者庫克的魅力不足,還不如說是蘋果產品身上與生俱來的“傲慢與偏見”所致。

首先,作為一家硅谷最知名的高科技公司,蘋果產品的“傲慢和偏見”與公司創始人和精神旗手喬布斯的氣質息息相關。大約從80年代初蘋果開發第一代Macintosh電腦開始,蘋果公司就一直游走在黑客精神和商業文化的邊緣地帶,最早的Macintosh電腦既沒有插槽,價格也高居“精英貴族”,普通消費者不敢問津;有人說,喬布斯開發出的Macintosh電腦就像卡夫卡心目中那個孤獨而黑暗的心理城堡,外人難以進入,而城堡的主人就是一個喜歡主宰一切、內心深處喜歡封閉而控制欲超級強大的家伙。早期的Macintosh電腦甚至連打開它的塑料外殼都很困難,需要用到特殊的的工具。

作為蘋果的精神教主,喬布斯的“傲慢和偏見”氣質一路從Macintosh電腦延伸到了iPhone手機。iPhone手機的接口固然是開放的移動互聯網,但APP上的一切應用都必須通過蘋果的封閉系統才能實現,集千軍萬馬于一獨木橋;從iPhone手機的商業設計中人們重新看到了喬布斯君臨天下的教主姿態,甚至連iPhone手機上的后蓋都像極了Macintosh電腦當年的那個塑料外殼——眾所周知,蘋果手機也是只換不修的——喬布斯也許擔心,有一天用戶果真揭開了后蓋,這位城堡主人孤獨而封閉的強大內心世界就會昭然于天下。

蘋果手機封閉而操控一切的城堡之外,是一幅和PC時代驚人相似的畫面,唯一的不同之處,只是微軟換成了Google。在Andriod系統的開放性和蘋果操作系統的封閉之間,我們仿佛又一次重新嗅到了當年微軟的操作系統和索尼封閉的生態系統,只不過,當年拿著錘子、意氣風發的挑戰者成了君臨和操控一切的“老大哥”,角色更迭,場景未變。

當然,蘋果產品的“傲慢和偏見”也表現在商業定價上,如果說,當年Macintosh電腦身上表現出的黑客精神向商業利益的投降,促成了蘋果兩位最早的創始人沃茲亞克和喬布斯的分手,那么,蘋果產品在商業定價上的“高貴身份”,始終表現出蘋果的“精神血統”:一家公司產品的品牌溢價不僅象征了對個人社會身份的認同和歸宿界定,背后更是鮮血淋漓的資本家精神:一臺iPhone 5c的材料成本在170美元左右,其中在代工工廠富士康的代工費僅7美元左右,而一位在富士康蘋果手機流水線上工作女工每月的收入為2000多元,蘋果公司從每臺手機獲利高達400美元左右!在蘋果手機面世的5年里,2008年至2012年,蘋果公司的利潤率分別為16.32%、19.19%、21.48%、23.95%和26.67%。蘋果公司2012年收入1565億美元,凈利潤達到417億美元,甚至比喬布斯去世的2011年分別增長了45%和61%。對于繼任者庫克而言,在蘋果手機產品主動降價和逐漸令消費者失望之間,結果都是一樣,為了保住蘋果的高利潤率,他只能毫無猶豫地選擇前者。

可以預見的一個現實是,一旦不再有2007年推出iPhone 那樣革命性的產品,蘋果的發展道路已經清晰可見:在未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蘋果手機和平板電腦不得不重現當年Windows產品的可怕一幕:產品不斷升級,價格不斷攀升,消費者不斷失望,最后像微軟或者諾基亞一般,只能走向一家業績平庸甚至走下坡路的公司。

就像多年夫妻不能天天迸發熱烈愛情來維持生計,期待一家高科技公司每天創造出iPhone 那樣革命性的產品出來,不僅不現實,而且往往最后都會淪為狗血劇的某一橋段。

就像好萊塢偶像劇《喬布斯》中被神化了的那樣,喬布斯身上集中了太多的傳奇元素:沒有父親的棄兒、輟學者、叛逆的非主流文化、禪宗、失敗的英雄東山再起、英年早逝的創業英豪、總是站在科技和人文的交匯口,在他身上,寄托了太多平常人的英雄情結,人們必須重新審視這位不可多得的產業“教宗”,審視他和他開發出的蘋果產品包括“傲慢和偏見”中諸多復雜的精神氣質,才能幫助我們更加清晰地發現高科技產業中的商業、人性本質。

世上再無“喬幫主”。理解這位科技“教宗”及其產品身上的“傲慢和偏見”,不僅能發現這位天才商業文化和黑客精神之間的掙扎,“所思不同”(Think Different)和“技不驚人死不休”的科學藝術家精神,以及在完美主義精神追求和不完美現實之間的來回碰壁,這才是喬布斯留給后人最重要的遺產。從這一點上而已,喬布斯過早離世和蘋果手機必然逐漸沒落都是不完美現實的一種而已,就像這位創造需求、使中國成為全球最大iPhone手機市場需求地的教宗,從沒有來到過中國,誰又敢說這不是他骨子里“傲慢與偏見”的一部分呢?

陽光,原名馬向陽;學者,長期致力于中國互聯網發展的記錄、觀察與研究,研究領域包括網絡社會和數字城市等。

新聞線索:400-6197-660    合作咨詢:zlhz@itdcw.com     免費注冊:http://www.shuntakhrc.com/member
[責任編輯:趙卓然]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中國電池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