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新聞頻道 > 首頁推薦區 >

廣汽董事長張房有請假2個月 與劉鐵男私交甚好

來源:財經雜志作者:綜合報道2013-08-12 13:48點擊: 二維碼
分享到:

削權發改委,被稱為“壯士斷腕”的審批制改革,試圖真正切斷劉鐵男們的審批利益鏈。

卡項目由來

7月25日,廣州汽車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廣汽)的傳祺GA3轎車正式下線。在公開儀式上,一個本該出現在現場的重要人士并未現身——廣汽董事長張房有。

自1997年坐上廣汽頭把交椅,張房有還從未缺席如此重要的場合。

近兩個月來很少有人見到張房有,他沒有去辦公室上班,常用的手機號碼無法撥通,很多廣汽內部人士也不清楚董事長的行蹤。廣汽對外的統一說法是,董事長“因私事請假”。

據《財經》(博客,微博)記者了解,在6月下旬,張房有因牽涉劉鐵男案曾被帶走協助調查。受此影響,廣汽方面甚至取消了此前的一些既定采訪及公開活動。

張房有與劉鐵男私交甚好,關系密切。早在劉還擔任國家發改委產業司司長時,直至其升任國家發改委主任(和訊股票注:此處應為副主任)、國家能源局局長,頻頻出席廣汽的大小活動。即使是廣汽一款新車下線,劉也要到現場祝賀。知情人士透露,劉鐵男經常來廣州過年或度假,一般都由廣汽接待,此處即有官方所述的“禮金禮品”。

近年來發展迅猛的廣汽歷經國內行業重組、與外資企業合作、發力新能源業務等,這些項目的推進均在劉鐵男的審批權限覆蓋范圍。

按照現有政策,汽車合資項目一般需要經過三個部委的審批:環保部對項目的“環評”程序、國家發改委對項目整體情況進行核準、工信部對具體產品準入審批。

其中,國家發改委的核準是關鍵。具體負責核準汽車合資項目的部門是國家發改委產業協調司,該司多年來由劉鐵男分管,他點頭與否,直接關乎項目能否落地。

廣汽與意大利菲亞特(FIAT)在2009年7月6日簽訂合作協議,擬在中國設立合資企業。合資項目于2009年8月10日走完“環評”程序,隨后進入發改委核準環節。到2009年11月,廣汽菲亞特合資項目已獲得發改委產業協調司的核準——核準時間僅僅三個月。

三個月,這是一個令絕大多數車企不敢想象的時間。

對于汽車合資項目的漫長核準,吉利董事長李書福深有體會。浙江吉利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早在2010年8月即宣布完成對沃爾沃轎車公司全部股權收購,但一直到近期,沃爾沃的國產化才迎來實質性進展——從簽署項目協議到走完合資項目核準花了近三年時間。

吉利沃爾沃合資項目的特殊化在于,沃爾沃到底算是“外資”還是“民資”存有異議。最終,被吉利100%收購的沃爾沃仍被有關部門確定為“外資”,而作為外資,項目落地必須先成立合資公司。

李書福曾公開表達自己的不滿與無奈:“政府要求我們成立合資公司,作為企業我們只能老老實實地聽話,哪個部委讓我們怎么做,我們就怎么做,我不能有太多自己的主張,只要能夠實現在中國生產,我就謝天謝地了。其實所謂的‘合資’,就是和我自己結婚,因為合作雙方都是我一個人簽字?!?

在吉利沃爾沃合資項目漫長的審批過程中,吉利有一支多達數十人的團隊忙于項目的審批,李書福亦參與其中。劉鐵男對吉利沃爾沃項目“卡”得很死,李書福從劉鐵男處得到的答復總是“馬上就辦”,但“馬上就辦”四個字說了兩年多也沒辦。接近李書福的人士在電話中告訴《財經》記者,這個合資項目的審批過程“太艱辛了,像噩夢一樣,我們現在都不愿意提起”。

同樣是汽車合資項目,為什么核準快慢不盡相同?本質上是因為核準程序缺乏監管,而為執權柄者預留了自由裁量的空間。

汽車合資項目實行核準制始于2004年。核準條件則主要參考《外商投資項目核準暫行管理辦法》(下稱《外商投資管理辦法》)。該辦法要求發改委主要從維護經濟安全、合理開發利用資源、保護生態環境、優化重大布局、保障公共利益、防止出現壟斷等方面進行核準。具體到合資汽車的核準,則主要參照《汽車產業發展政策》的要求。

《汽車產業發展政策》對汽車合資項目的要求主要有二:一是合資企業中國內企業持股比例不得低于50%;二是外資企業在國內的合伙伙伴必須在兩家以內(含兩家)。進入2011年后,主管部門試圖增設汽車合資項目核準門檻,在《汽車產業發展政策》基礎之上,又要求合資項目必須同步建設技術研發中心、開發新能源汽車。

即便如此,汽車合資項目的核準條件并不算苛刻,絕多大多汽車合資項目均能滿足。但在發改委實際核準過程中,每一個核準項目幾乎都超過《外商投資管理辦法》要求30個工作日完成核準的期限。

對此,有汽車業內人士表示,汽車合資項目在30個工作日完成核準的事情從沒發生過?!鞍l改委有很多理由可以拖著項目不核準,比如要企業補充材料是比較多見的,但更常見的是,發改委根本不會給你核準不過的理由。作為企業你能怎么辦,你能去告嗎?你還得求著他核準啊?!痹撊耸克诘钠嚻髽I經歷過一場復雜而漫長的核準程序。

根據一位汽車分析師的觀察,“發改委核準時間是可長可短的,和企業關系好就可以短一些,關系不好就長一些?!?

只審批,不規劃

在能源業界,劉鐵男給人的印象是,擅于從項目審批的進退拿捏之中獲取利益。一位國家發改委退休官員透露,劉鐵男上任后,先是卡著不批項目,之后又突擊批項目。常見的情景是,地方報上來的審批文件,劉鐵男習慣性地壓著,等著地方和企業前來匯報,再根據“所談的情況”,來決定審批進度。

由于批準哪個省、不批準哪個省的項目本無統一標準。不透明的審批機制之下,一些正常的建設項目也變成了大部分都得“登門匯報做工作”,或者需要有領導“打招呼”才可以進行下去的機制。

“劉鐵男和他的‘自己人’對能源項目把持得非常緊,他不點頭的項目,即便是報批上去,也會被灰頭土臉地罵回來,或者干脆擱置。到后來大家都知道跑項目該找誰?!币晃皇煜ろ椖窟\作的人士說,這審批方式等于倒逼著企業去磕頭送錢。

一位中化集團的高層人士透露,該公司申請一個重大工程,劉鐵男壓著不批,要求其與一家名不見經傳的民企合作。由于無此先例,該公司只得求助于更高層資源。

在火電建設項目的審批上,各省的審批情況差距極大。一些經濟較差,又無特殊資源的省份被嚴格執行火電站限批;而東北一些省由于有“特別”關系,能源局批準的電建建設規模成倍超出預計,數年之內火電嚴重過剩,亦造成了損失。

項目審批權的過于集中,以及在此基礎上滋生的種種亂象,讓業界頗為反感。前述接近國電貴州分公司人士介紹,在近期一次貴州省電力企業云集的調研性會議上,各大電力投資企業都提出,希望上層能按規劃批項目?!艾F在很多項目審批,完全不按規劃。貴州很多項目,部分投資企業繞過省發改委,直接去國家發改委運作?!?

這位人士認為,國家能源局在張國寶時代,審批相對科學。比如,在2006年、2007年左右,申報項目需要填寫編好的標準表格,項目業主將相關參數填入后上交,國家能源局會組織專家進行比選評優,再根據總量需求、區域平衡等原則確定先后順序,從而避免了拍腦袋決策?!暗@幾年,專家意見根本沒人聽?!边@位人士說,“業界都知道,項目批不批,都是‘一把手’說了算?!?

“發改委有很多權力并沒有法律授權,而是靠文件、行政慣例支撐。由于不是依法行政,發改委審批項目的隨意性就非常大,也帶來了尋租空間?!敝袊洕w制改革研究會公共政策研究部主任余暉對《財經》記者分析。他建議,對于行政審批程序應予立法規范。

一位接近國家發改委的能源專家告訴《財經》記者,劉鐵男擔任國家能源局局長期間,對行業的規劃與發展研究不足,他工作的重心主要在項目審批之上,能源系統因此帶來的損失將陸續顯露。

2013年7月,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下稱中電聯)發布《上半年全國電力供需形勢分析預測報告》時呼吁,有關部門按照規劃及時核準、開工西南水電基地的輸電外送通道;國家有關部門應統籌考慮西南水電等可再生能源的開發及市場消納,防止水電大量“棄水”。

棄水是指水電站上游的來水未發電而直接流走,其中一種情況是河流來水量大于電站機組滿發所需的用水量,而電站的水庫容量不夠,為防止水漫大壩造成電站設備事故及確保大壩安全。這屬于“自然棄水”。

另一種情況“非自然棄水”卻較罕見:機組明明可以發電卻沒發電或少發電,讓水白白流走?!胺亲匀粭壦闭f明水利發電、電網或者市場環節出現了重大問題。1997年,位于四川省西南部的二灘水電站發生的非自然棄水事件,引發了國家領導人的高度關注,直接促成了上一輪電力體制改革的啟動。

而從2012年開始水電集中的西南部四川、云南等省份再度出現嚴重“棄水”問題,且其規模數十倍于二灘水電站。根據中電聯的統計,今年汛期,云南省當日最大棄水容量將達到700萬千瓦。在汛期能夠滿負荷發電的情況下,相當于每天浪費約1.7億度電。其主因是未及時修建輸電通道,致使富余水電無法送出。

“水電站建設周期非常長,一般來說是有時間修建輸電通道的?!币晃慌c劉鐵男熟悉的人士稱,云南省與南方電網公司對于輸電通道建設出現矛盾時,劉鐵男并沒有著手解決,也沒有將問題上報給決策層,而是將矛盾擱置到離任。

審批制之變

有“小國務院”之稱的國家發改委,司職宏觀調控,集“審批、核準、審核重大建設項目”的權力于一身,素來是行政審批的“重鎮”。

1988年中央實施第一輪投資體制改革時,要求國家計委不再直接管理經營性固定資產投資項目。經營性投資由國家計委切塊給六大專業投資公司,由投資公司按計劃安排生產,自主經營。由于各部委的強烈反對改革流產。

1994年,國務院同意撤銷六大專業投資公司。政府投資再次回歸政府部門管理。

2004年,國務院再度實施國家投資體制改革方案。國家對企業投資不再審批是這個改革的一大進步,但為了防止下放后造成的混亂,國家對重大的、限制類的固定資產投資實行了另一種更為簡化的審批方式——核準,其余非重大、非限制類項目實行備案。

此后,凡企業不使用政府性資金投資建設的項目,政府原則上不再審批,而是針對少數重大項目和限制類項目實行核準制。企業投資建設實行核準制的項目,僅須向政府提交“項目申請報告”,而無需報批項目建議書、可行性研究報告和開工報告。

在2008年的大部制改革方案中,國家發改委的改革目標為:要減少微觀管理事務和具體審批事項,集中精力抓好宏觀調控。

2009年3月,時任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彭森透露,事關發改委放權的《政府核準的企業投資項目錄》(下稱《目錄》)正在抓緊修訂,政府核準的企業投資項目可能會減少一半左右。這樣可以更好地落實企業投資決策自主權,增強企業投資的信心。

然而,由于4萬億經濟刺激計劃的出現,放權的節奏隨之被打亂,隨著部分無序投資帶來的產能過?,F象的出現,審批權曾被一度收緊。直至現在,中央和地方政府使用的《目錄》仍是2004年由國家發改委編制的版本。

不完全統計,2002年至2012年,國務院分六批共取消了1992個行政審批項目,調整了439個行政審批項目;涉及國家發改委的,共取消52個,調整14個。

2013年啟動的機構改革,無疑是涉及項目最大,進步最大的一項。然而,這項改革能否順利推進,很多業內人捏一把汗。

國家發改委自身能否削權,也決定了改革能否真正實施?!耙酝鬏唽徟贫雀母?,發改委都在明里暗里提反對意見,這次卻表態很堅決?!币晃粐野l改委內部人士認為,這與劉鐵男的“典型案例”密切相關,“讓大家認識到審批權過大,對部委對個人都不是好事?!?

據了解,《目錄》的修訂繼2009年后已然再啟,該項工作正由國家發改委固定資產投資司牽頭進行,至于何時能出臺尚無時間表。

作為介于市級政府與國家發改委之間的橋梁,貴州省發改委主任付京對《財經》記者表示,建議審批權適度下放,給省級發改委更大的自主權,“比如,國家發改委可以按省級規劃的80%批,出了問題我負責?!?

此外,國家發改委審批時應考慮鄰近省際之間的資源組合,做好相關協調。有資源的地方應該多給項目,以充分利用資源;而資源緊缺的地方應發揮交通、人才、技術、市場優勢?!氨热缳F州現在火電多,可以給廣東;也可以與重慶合作,實現水電火電的冬夏互補?!备毒└袊@說,隨著新一屆國家領導人對于簡政放權、職能轉變的重視,這些呼聲正在變為現實。

對于投資審批類的項目,國家發改委已第一批取消、下放26項,第二批21項也正在下放中。他并不擔心權力下放會導致失控,“市一級政府可能會亂上項目,但省級規劃不會亂來?!?

新聞線索:400-6197-660    合作咨詢:zlhz@itdcw.com     免費注冊:http://www.shuntakhrc.com/member
[責任編輯:趙卓然]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中國電池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