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新聞頻道 > 行業人物 >

王自新:廢電池回收撞了南墻我也不回頭

來源:法治周末作者:閆格2013-07-16 11:29點擊: 二維碼
分享到:

如果一件事讓你傾家蕩產,你還會地做下去嗎?

大概多數人會懸崖勒馬。但是,“廢舊電池大王”王自新卻“撞了南墻也不回頭”。從誤打誤撞,接觸到了廢舊干電池處理,他在廢舊電池回收、處理的路上,已經走了13年。

為100噸廢舊電池搬十次家

“我一直在‘放空炮’”,王自新說

乘坐北京地鐵四號線到終點站,再顛簸了一個多小時的公交車。在城市的邊緣,法治周末記者找到了王自新的“廢舊電池之家”。

六年前,他為100噸廢舊電池找到了一個新的容身之所。而在此之前,王自新帶著他搜集來的廢電池搬了不下十余次家。

近年來,廢舊電池回收問題引發了社會廣泛關注。有研究數據顯示,“一節紐扣電池可以污染60萬升水,一節一號電池可以污染一平方米土地”。同時,也有聲音稱,目前,廢電池分散丟棄在生活垃圾中,其危害微乎其微。

因為對廢舊干電池的危害認識不同,在如何處理的問題上,自然也存在著爭議。

國家環??偩钟嘘P人士認為,以前有關廢電池危害環境的報道缺乏科學依據,廢電池不用集中回收。而一些民間環保人士卻認為,有必要效仿一些歐洲國家,將廢舊電池集中回收。

王自新就是這群民間環保人士中的一位。如今,他稱已經掌握“干電池真空熱處理技術”,并且醞釀建立2000噸的干電池處理廠和覆蓋北京市所有社區的廢舊電池回收網。

然而,對于王自新來說,目前難以突破的瓶頸是資金短缺。

“我一直在‘放空炮’?!蓖踝孕抡f。不過,在接受法治周末記者采訪時,他仍舊一再強調:明年,他的干電池處理廠就能建設起來。

與很多環保人士的出身不同,此前,王自新是擁有醫學背景的建材商人。

他曾是一名內科醫生,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和收入。初生牛犢,剛剛穿上白大褂,他就跑到主治醫生面前說:“我要做心腦血管和癌癥的課題?!?

主治醫生啞然失笑:“我干了這么多年都做不了的事,你一個剛來的學生就想干?”

似乎打這時起,王自新“堂吉訶德”式的理想主義就開始發酵了。

此時,正值國家基礎設施及房地產建設興起之際,王自新“棄醫從商”,銷售建筑材料。8年時間,王自新挖到了創業的“第一桶金”。

1998年,他萌生了急流勇退的想法。原來,王自新一直把當時的自己定義為倒買倒賣的“掮客”,但他更希望干點“理想性的實業項目”。

于是,王自新停了紅紅火火的公司,開始四處尋找項目。

1999年,王自新從一本刊物中看到,中國的干電池僅能回收卻無法處理。受這句話啟發,他進入了廢舊電池回收處理行業。

事實上,電池分為很多種類。人們平時常用的鉛蓄電池、鋰電池等其他種類電池,不僅可以多次重復使用,有些故障電池還能修復。在處理上,譬如鉛蓄電池,每年報廢的數量就達上億只,但其中金屬含量高,所以不少人會直接將其送到工廠進行冶煉回收。但干電池的處理,卻成為難題。

回收干電池像坐“過山車”

從1996年開始,在社會開始關注廢舊干電池污染的情況下,中國干電池回收活動如火如荼。2003年,干電池回收卻跌入低谷

從1996年開始,在社會開始關注廢舊干電池污染的情況下,中國干電池回收活動如火如荼。因回收干電池而成名的“草根”也如雨后春筍,層出不窮。河南省新鄉市的田桂榮就是其中之一。

但王自新注意到,田桂榮雖然收集了許多干電池,卻只能囤在家里。這讓他陷入了新一輪的沉思:為什么這么多人回收,但電池卻不能得到處理?

他自認捕捉到了商機?!斑M入廢舊干電池處理市場,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隨即,王自新開始泡圖書館,光借書證就辦了四個。他還走訪了一些專家學者,希望能更深入地了解廢舊干電池。很快,他得出一個結論:任意拋棄廢舊干電池,不僅僅對自然環境造成污染,還會影響整個生態。

這個結論很符合王自新對新項目的要求——“能賺錢,還得有意義”。

王自新的目的,是要建立一個廢舊干電池的回收處理產業鏈。而回收廢舊干電池的目的就是讓其“再生”。

2001年,他籌資500多萬元,在河北易縣籌建了一家廢舊干電池再生處理廠。他還雄心勃勃地給自己定了個“五年計劃”——處理全國30%的廢舊干電池。

開始的一切都很順利。廠房很快建好了。但在一次媒體采訪中,技術方提出廢電池再生處理工藝中會產生31%的廢水排放,這意味著當地的河流可能會受到危害。

媒體的報道引起了巨大轟動,全國批評的聲音紛至沓來。因考慮到可能對當地環境造成污染,河北環保部門遲遲未批準。

王自新不想放棄,他想通過技術上的改進來得到環保部門的批文——改進會排放污水的“濕處理法”。

然而最終,王自新的項目還是“下馬”了。他回收來的兩百多噸廢舊干電池進行了水泥固化處理。

河北環保部門對廢舊干電池處理可能造成的“集中式污染”并非沒有道理。

2002年7月,權威專家刊文指出,廢電池在外殼保護和大量垃圾的稀釋下,隨生活垃圾填埋不會造成污染。集中回收后處理不善反而容易造成局部地區的汞污染。

這一點,得到了北京市環保局固體廢棄物中心(以下簡稱“固廢中心”)工作人員的肯定。他告訴法治周末記者,“歐洲一些國家廢電池是隨生活垃圾分散填埋,(我國)也是參照他們的做法?!?

“據我理解,技術上已經升級改造了,干電池都已達到低汞低鎘標準,分散填埋時,不至于達到現行污染的限值(標準)?!边@位工作人員說。

2003年,干電池回收進入低谷。在這一年,環保部門出臺的“廢電池污染防治技術政策”提出,在缺乏有效回收的技術經濟條件下,不鼓勵集中收集已達到國家低汞或無汞要求的廢舊電池。

這項政策令王自新如同“挨了一記悶棒”。但一個多月后,他決定,還是要回收處理廢舊電池?!凹幢闶堑凸玩k也會造成一些污染,并且隨手丟棄會造成資源浪費?!彼J為。

事實上,早在1997年,輕工總會、國家經貿委等九部委聯合發出《關于限制電池汞含量的規定》,要求電池制造企業逐步做到降低電池汞含量,2002年達到低汞水平,2005年達到無汞化。

但是,有媒體調查稱,雖然大電池企業生產的電池目前都做到了低汞化或無汞化,但大量小企業生產的電池還存在高汞現象?!坝械臉O差,高于低汞電池標準的20倍,高于無汞電池標準一萬倍?!?

“能賺錢的也是公益”

將來,我們把一個區域的廢電池收集到一個點,由志愿者管理,再統一運輸到處理廠

王自新又開始琢磨:“廢舊干電池現在處理不了,是因為設備有污染。那我就弄個沒有污染的設備吧?!?

三年后,他設計出了“真空熱解處理廢電池設備”,并申請到了國家專利。

在王自新計劃中,廢舊干電池能“零成本”到工廠,但這不單單意味著有公眾免費“貢獻”干電池,還得有免費的志愿服務。

即便如此,除去兩千多元成本,一噸干電池處理后的利潤也不過400元,折合每節干電池處理利潤不到一分錢。

“將來,我們把一個區域的廢電池收集到一個點,由志愿者管理,再統一運輸到處理廠?!?

閑暇時,志愿者宮方會幫王自新回收廢舊電池,“王自新留給我的總體印象是耐心、好脾氣”。

宮方在接受法治周末記者采訪時說,“我從來沒見過王老師生氣,哪怕做錯了事,他也慢慢地跟我講?!?

“他很細心,有時只活動一上午,王老師也會給我們準備午飯?!睂m方說。

如今,王自新在名片上印上了“社會企業責任家”的頭銜。他既是北京東華鑫馨干電池回收中心的“老板”,又是“打雜的”,全公司只有他一人。

王自新看來,不賺錢的公益沒有可持續性。

“什么是公益?不賺錢就是公益了?”王自新擺擺手,“要是連生存都生存不下來,怎么做公益?”

現在,院子里的“真空熱處理設備”已經被徹底廢棄?!疤幚砹刻倭?,只有十公斤,批量生產必須按比例擴大后,再投入使用?!蓖踝孕陆忉?。

想當初,制作設備的八萬元還是借來的,如今,王自新已經幾乎“口袋空空”。

王自新告訴法治周末記者,曾經有一家西班牙的企業愿意出資100萬美元買斷這套設備的專利。但在洽談中,他了解到這家企業是想大量生產再出售。

“全世界的廢舊干電池就這么多,即使其他企業買了,一噸400元錢的利潤能維系得下去?”王自新說,自己雖然心動,但沒答應。

目前,王自新又新推出了設立“認領干電池回收服務崗”活動,希望建立北京市的志愿回收網絡。

一個小型廢舊電池回收箱是200元,其中40元錢將作為他的干電池處理廠的資本積累?,F在,已經有三百多個回收箱在社區中安了家。位于北京市豐臺區和義北一社區就是其一。

和義北一社區居委會主任劉偉說,社區128個樓門,安置了五十多個回收箱?!吧蟼€月剛剛回收過一次?!眲Ψㄖ沃苣┯浾哒f。

在劉偉的印象中,王自新穿的有點邋遢,蹬著三輪車,或者是一輛半新的自行車,隔幾天就來社區轉一轉。

“王師傅,啊,不,是王經理?!眲ゲ缓靡馑嫉匦α诵?,接著說,“哪有經理騎自行車啊?!?

“這個項目是我的全部希望,今年計劃推廣一萬個樓門小回收箱,讓老百姓更方便參與?!蓖踝孕缕诖?,用愛心帶動更多人,解決干電池回收處理問題。

廢舊電池的回收困境

北京社區中被遺棄的廢舊電池回收箱還有不少。王自新打算一一將他們接管過來

可是,小回收箱的推廣,卻并不容易。劉偉在宣傳工作中發現,很多居民覺得回收廢舊電池沒有意義,“國家早就宣傳‘低汞低鎘’了”。

但在社區中,仍有不少回收公司發起廢舊干電池回收活動。

王自新掰著手指頭告訴法治周末記者,北京市海淀區的一個回收公司,在活動之初向學校、社區承諾,“回收一只干電池給一角錢”。但開展廢品回收活動一段時間后,以“不掙錢”為由不再回收了。

也有北京的一家廣告公司,從2006年開始,在全市社區、學校、單位等設立了萬余只廢電池回收箱用于廣告宣傳,但2008年以后該項目就停止了。

社區居委會領導告訴王自新:“這些回收箱曾經回收了一次,之后就再也沒人管了?,F在箱子早就滿了,我們卻找不到回收單位?!?

現在,北京社區中被遺棄的廢舊電池回收箱還有不少。王自新打算一一將他們接管過來。

和當年身家百萬的商人身份相比,現在的王自新顯得很“落魄”。家里每個月要依靠妻子四千多元的收入維持溫飽。

但他不希望妻子和兒子過問電池的事?!芭滤麄儾煌?,我們各管各的”。

對電池回收,他不拒絕合作,但也堅決“自主”。他希望,按照自己的理念和方式,建立一套廢舊干電池“社會化管理模式”。

瑞典、德國等歐洲國家對于干電池回收不僅有法律規定,而且有成熟的回收體系。政府對此投入不小。

但王自新卻認為,在目前的情況下,如果中國也效仿其他一些國家給予回收處理廢舊電池補貼,可能會導致“市場混亂”。而他的“同盟”劉偉和小宮卻希望,政府的力量能盡快參與進來。

固廢中心的工作人員告訴法治周末記者,在現有技術的限制下,居民生活中所用的干電池都作為普通生活垃圾來處理。否則,反而容易造成污染。

“如果居民手中廢舊電池量大的話,比如幾十公斤,會有環衛集團(北京市環境衛生工程集團有限公司)上門收取?!痹摴ぷ魅藛T介紹說。他稱,自己并不了解,環衛集團回收廢舊電池后如何處理。

此外,固廢中心的工作人員不止一次地對法治周末記者說,目前處理干電池在技術上,可能無法消除污染隱患,而費用上更是“得不償失”?!翱偛荒芤粔K錢的電池要花五塊錢處理吧,最后不可能全讓財政買單?!?

王自新說,有北京市環保部門官員向他承諾:“只要你的處理廠建成了,我們給你宣傳推廣?!?

但王自新其實也并不清楚,自己何時能把理想中的處理廠建成。即便從全國范圍來看,也沒有任何地方建成了一家真正意義上的廢舊電池處理廠。

法治周末記者在采訪豐臺區環保局與固廢中心時,兩方工作人員均表示不知道王自新其人,也并不了解王的廢電池處理。

說起自己現在最大的心愿,王自新把目光投到了不遠處的一個廢舊電池回收箱上。

“要是今年能增加十萬個(回收箱)就更好了?!彼f。為此,他還專門策劃了一場“買一贈二”的活動。

“我在為中國廢電池打工”,這位昔日的商人說。

新聞線索:400-6197-660    合作咨詢:zlhz@itdcw.com     免費注冊:http://www.shuntakhrc.com/member
[責任編輯:趙卓然]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中國電池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