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新聞頻道 > 行業人物 >

萬鋼:我們已掌握電動汽車技術 沒人能卡住

來源:鳳凰衛視作者:綜合報道2013-06-17 18:02點擊: 二維碼
分享到:


核心提示:

他是汽車專家,更是中國科技事業掌舵人

——嘉賓:我國外的朋友,說萬部長是中國的科技部長,人民也稱他電動汽車部長。

霧鎖中國,如何沖出十面“霾”伏

——嘉賓:我們發展新能源汽車,發展電動車,就要有一種責任感,一種緊迫感。

2015年50萬輛,2020年200萬輛,這是否是中國電動車大躍進?

——記者:我們也很想知道,很多的關鍵的核心技術到底在誰的手上?

——嘉賓:現在沒誰能卡住我們發展電動汽車,到最后萬事俱備了以后,東風就來了。

問答全國政協副主席、科技部部長萬鋼

今天,站在新起點上的世界正面對著一場空前深刻的新科技革命,量子時代、移動互聯時代、大數據時代、云計算時代、新能源時代,人們盡力用恰當的詞匯來描述這個似乎初見端倪卻又朦朧渺遠的新時代。而如何描述它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科技正在俯下身來,關照著每一個普通人的生活。

從去年冬季開始,十面“霾”伏席卷了中國內地30多個省份。對于人類生存最基本的空氣和氣候的問題,現代文明進程中沉積的病或許還是只有現代文明才能醫治,科技就是其中的關鍵力量之一。但是,也有不少人疑惑,科技的力量是否真的能夠讓人類從現代工業的頑疾中走出來?不久前,我與中國科技部部長萬鋼有了一次相約問答。

記者:部長好,

嘉賓:小莉好,好久時間不見了。

記者:好久不見,從您剛到科技部來看您之后,就沒有再過來,

嘉賓:你沒過來,但是咱們在庫布奇沙漠(論壇)見到。

記者:現在這個時候是下午,天氣應該是挺好的,但是您看這個霧霾霾的天氣。

嘉賓:對,昨天我們開那個全球CEO大會,講的就是科技創新和可持續發展。我說現在,中國的可持續發展的必要性,實際上走出大樓看看天,每個人就會有共識,那么,怎么去解決它,這就需要用科技創新。其實我們現在的電動車就是一個努力的形式。

在與萬鋼的談話中,他對汽車的熱愛溢于言表。萬鋼曾在德國奧迪汽車公司工作十年,擔任奧迪生產部和總規劃部技術經理。2000年,原科技部部長朱麗蘭到訪德國,在與萬鋼交談時,萬鋼就提出了“開發潔凈能源轎車”的建議。而在當時的中國,“新能源汽車”還僅僅是一個遙遠的詞語。2000年底圣誕夜,萬鋼放棄了在德國的優厚薪酬,帶著新能源汽車的夢想回國,他說“我想回去激動一把”,而這份激動,換來了“國家863計劃”電動汽車重大專項,也換來了中國新能源汽車的跨越式發展。

記者:2000年的時候,當時的科技部長朱麗蘭帶隊到德國去考察的時候,您就特別提到,中國的汽車工業可能比外國要落后二十幾年,但是我們在新能源的汽車上面,其實是落后幾步,如果發揮體制的優勢的話,我們有可能是做出很好的成績。有沒有想過,就是因為這段話觸動了,您會接受邀請,回到國內?

嘉賓:對,那段話是我考慮了很長時間。你看我們國家在那個時候,2000年的時候,我們國家總的汽車保有量是1800多萬輛,到今年年初,我們的國家的汽車保有量已經到了一億兩千多萬輛車,它必然是一種排放嘛。盡管從那個時候的歐2,到現在的歐4,馬上就要進入歐5這個時代,但是它的減排量,和我們車的增長量(相比),它是相差的很遠,所以從這個角度上說起來,我們發展新能源汽車,發展電動車就要有一種責任感,一種緊迫感。

萬鋼說,通過中國電動汽車這些年來的實踐,他悟出了一個道理,叫做“一大一小”,大的,就是公交車,小的,就是小型車。從2009年開始,中國首先在公共交通領域推廣應用新能源汽車,截至今年3月底,中國共有3.98萬輛新能源汽車,其中80%是公交車。

嘉賓:汽車給這個PM2.5做了很大的貢獻,我們要想把這個貢獻降下來,那么公交出行,清潔出行,這樣的話呢可以解決(很多問題),因為畢竟一輛公交車相當于40輛私人轎車的這個運輸量,所以這樣的話,我們可以解決很多問題。

記者:那我們當時先找公交的原因,是因為公交是政府的主導力量可以比較大,比較快的去推行?

嘉賓:當時,找公交,實際上,我們在研發階段,最早做示范的就是公交,公交上積累的經驗最多,公交的安全事故,避免的也最好,而且我們在這個奧運會也好,世博會也好,都做了大量的公交的試驗。

中國新能源汽車在世界面前的第一次華麗亮相,可以說是在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上。而兩年之后的上海世博會,中國新能源汽車的實用性、市場化的態勢給人留下了更多印象。世博會期間,上海市政府將1147輛的新能源汽車做為主要的公共交通工具,承擔了園區內地面公共交通66%的運能。

嘉賓:世博會180多天,公交車在里面運行,那么熱的天。

記者:我都坐過。

嘉賓:你坐過,感謝你啊,所以很不容易的。但它走下來了,再一個公交車是一個車隊運行的,企業可以提供保障。它有這個公交監視系統,然后這些公交在路上走,哪一個電池,比如這一大堆電池當中,哪一個電池電車電壓低了,它都會有紅點亮。這樣的話呢,運行了一個階段后呢,我們已經積累了奧運會,和世博會的經驗,所以我們先走公交一步,然后再把私人轎車拿出來,然后一步一步的往前走,這樣走得更加穩一點。

而對于電動汽車的小型車發展,萬鋼認為,它要被放在整個國家交通的大框架里頭去考量,伴隨著高鐵、動車、航空交通網絡的綜合發展,小型電動汽車要滿足不同市場人群的需求。

嘉賓:你看我們現在,從北京出發,200公里左右的地方基本上可以用高鐵,所以這個大交通形成了一個氛圍。在城市當中,地鐵現在逐漸建設起來了,那么人們還需要什么呢?他需要的實際上是到某一個地方以后,有個車,我可以到我想去的地方去,我隨心所欲,然后我走的時候,我還再給它還回去,這就是分時租賃車的這個概念了,就是日租車的概念了。所以北京最近啟動了一個,叫分時租車的這樣一個試驗,在清華科技園(分時租車)一天99塊,兩個小時49塊,然后呢(電費)一毛六分錢一公里,那這樣的話呢,你看這個(性能)價格比啊,實際上就很引人了,而且在這個大交通的框架里面,我覺得它是一個比較合適的運行模式。

記者:您聽說今天要做司機載我一程。

嘉賓:對。我們談過好幾次我也沒有機會給你開個車,來請坐。

在能源與環境危機日益嚴峻的大背景下,新能源汽車逐漸成為世界各國發展汽車工業的必然選擇,也成為全球汽車企業爭奪未來市場的戰略機遇。但是目前,全球新能源汽車產業仍然處于初級階段,今年1月,根據第四屆國際清潔能源科技部長會議發布的一項數據顯示, 2011年到2012年之間,全球新能源汽車銷量已經達到16萬輛,但是它僅占全球汽車銷量的總量的0.02%。有業界人士就認為,新能源汽車的政策很熱,但是市場很冷,這似乎與各個國家、與車企的期望都大相徑庭。

從消費者的角度來看,價格太高令人卻步是最大原因,比亞迪一款純電動車E6市場報價36.98萬元人民幣,在中國內地,這樣的價格可以購買一臺入門級的奔馳寶馬轎車,而制造商表示,電池系統的高昂成本是電動汽車的硬傷,如果電池技術得不到突破,成本降不下來,電動車整車的價格就降不下來。

嘉賓:當然我們在很多地方啊,還有一定的差距,(但是)我也看到了技術進步,近五年來的努力,我們把電動汽車的電池,這個它的能量密度提高了50%,價格下降了50%,正因為有了這個,我們可以在小型轎車上加上一些國家的補助政策,就能使它進入市場,批量的運行了。到2020年,我們可能在現在的數字上,再把它能量密度提高一倍,價格再降50%,那這樣的話呢就具有完全與燃油車的競爭能力了。

嘉賓:實際上它這個呢,是完全為了市內設計的一款車,這個車現在有800多輛,在郊區做出租車,郊區的出租它也不往城里來,所以相對說起來,(它的)運行車程150公里,一個班足夠了。而且它的充電的費用,包括它的充電和維護,是燃油車的五分之一,所以對于駕駛員說起來,它成本就低了嘛。

續航能力一直是電動汽車的軟肋,根據國內媒體的報道,目前中國大部分的純電動汽車,在實際的行駛過程中,一次換電的行駛里程在100公里左右。

萬鋼告訴我說,中國已經研發出了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動力系統增加了小型內燃機和發電機,用于輔助驅動和發電,續航力可以達到300公里以上。

記者:可能很多的人覺得說,雖然我是在城市內運行,我還是很擔心我沒有地方去充電,什么時候能夠完全的解決這個問題?

嘉賓:充電樁現在,我就看幾個示范城市,在合肥的充電樁(的調研),他們認為上下班的地方,停車場,和家里要有充電樁,家里車庫,停車位,要有充電樁。從這個角度說起來,慢慢的這個充電樁就會安裝起來,北京現在他們有一個(計劃),確定,也就是說今年之內裝多少個充電樁,現在逐步逐步的一步一步的在走起來,那么對于第一步運行起來。從現在的運行經驗上看起來啊,只要做的話還是能夠做起來的。

根據國家電網的不完全統計,到2012年底,中國已經成為世界上電動汽車充電裝置最多的國家。目前不僅有國家電網和南方電網兩大電網公司,中石油、中海油和普天海油也加入到了建設充換電網絡的大潮中。

嘉賓:那么這個就是充電樁,這里有兩個我們國家比較典型的充電樁,一個是普天的,一個是國家電網的。

記者:現在充電要多久時間?四五個小時?

嘉賓:現在像充這樣一個車,從零到充滿大概是6個小時,但是一般說起來,充滿它不會用到完,所以一般都是20%左右,所以一般說起來就是4、5個小時充滿。

而除去公共充電設施,目前的很多電動汽車都可以實現家庭充電,消費者在4S店達成購車意向之后,工作人員會上門檢查線路,給每位購車者提供一個車載充電器,只要配備220伏的家用電源即可以實現汽車充電。

記者:因為一般人會覺得說,我去充個燃氣,我只要幾分鐘我就解決了我的加油,要充個電,如果我在那里等個幾個小時充電,這種可行性比較小,可能充電的時間都是我把它擺在家里,或者是擺在停車場的時候,順便充電,我還可以做這樣的事情,所以這個就是也會讓人家懷疑說,這樣的方便性是不是有可能更加的便利?

嘉賓:對,這也是我們共同的努力,當然做汽車,你不能說你夠了,盡管大多數說都夠了,我也不能說你夠了。還要有這種可能性,那么在公交汽車上,他們有很多地方,包括在北京,都探索了換電池的辦法,公交汽車開完幾圈以后回來,換個電池,七八分鐘,就完了,繼續上路,一天換一次電池就解決了,這個是可行的,那么也有地方在試行出租車換電池,這是各地的積極性很高,都在探索這樣的模式,那我想呢,這種模式,可能需要我們再通過市場的考驗。

2012年5月26日凌晨3時許,一輛日產GT-R跑車在深圳市濱海大道由東往西方向行駛時,與同方向行駛的兩輛出租車發生碰撞,造成了其中一輛比亞迪的純電動出租車起火,導致車內3人當場死亡。這是中國內地首宗純電動車起火燃燒導致乘員死亡的案例,這個事故讓剛剛啟動產業化的中國電動汽車一度陷入迄今最為嚴重的信任危機。

嘉賓:其實,比亞迪那個事故分析,我們向全社會都公布了,一個它撞擊的速度,一個是(時速)180公里的車,撞了一個(時速)80多公里的車,然后呢,它這個撞擊速度相當大,然后這個車被它撞了以后它這個失控了,完了一下子就撞在一棵樹上,腰上又撞了一下。而且,它當時呢,是發生著火了,自燃了。著火的原因呢,我看他們那個報告上寫了,主要是一個接觸器短路了,而不是電池本身發生的問題,而且它把燃后的車拿出來的這個電池還有75%的是可用的。

2012年8月,深圳市計量質量檢測研究院通報了這次事故的質量鑒定結論,專家組對比亞迪純電動車做出了“整車安全設計未見缺陷”的最終結論。而在這起事故中,追尾跑車只是車頭變形,車內乘員并沒有受重傷,而被撞的電動出租車則嚴重受損,也引發公眾對電動車車身安全性的關注。

記者:那我們現在的電動汽車的,安全防撞的標準,或者是國家標準,是顧及到了什么樣的層面的標準?

嘉賓:我們現在電動汽車的防撞標準,和所有燃油汽車的防撞標準,標準要求是一樣的。(事實上)它的碰撞分析的東西更多,所以我們現在就是推出電動汽車這些廠商,他們也在比他們的安全性,這個跟燃油汽車是一模一樣。他們也在這個競爭,都在躍躍欲試,都在做這方面的比較。所以我相信我們還是應該有這個(能力)。

有內地媒體報道,目前中國新能源汽車專利的關鍵技術,大多已經被國外企業所控制,所以自主研發安全高效的電池、電機和電控系統,是中國汽車制造商的當務之急。

記者:我們也很想知道,很多的關鍵的核心技術,到底在誰的手上,很多人,覺得說,我們現在的電動汽車,很多關鍵技術還是在國外人的手上?

嘉賓:如果我們的關鍵技術在國外人的手上的話,我們現在不會推的比他們還要快,我可以很負責的告訴你,我們現在已經掌握了現在電動汽車所需要的技術。今天,我們還是需要一些國外進口的部件,比如說,IGPT這個就是電池上,或者是控制上面的一些,芯片,但它并不是說我不能做。對吧。我覺得所謂開放式的創新就是集成全球最好的資源,形成最佳的性價比,來推動這個市場的發展。但是我也敢說一句話,現在沒誰能卡住我們發展電動汽車,所以說我這個東西不賣給你了,你就造不了電動汽車,沒有,這一點是我們的發展是自主的。

2013年1月,美國能源部長對外表示,奧巴馬政府將會放棄此前設立的,“2015年前在美國實現100萬輛電動車”的銷量目標。根據美國媒體披露,這是因為在熱切的政策背后,美國電動汽車市場并未迎來爆發式增長,與此相對的是,汽油的價格一降再降、天然氣和氫氣等清潔能源異軍突起、電動汽車價格居高不下、知名品牌電動汽車接連被召回,極大的打擊了消費者的購買信心。2012年,純電動汽車在美國賣出了14687輛,僅為美國全年汽車銷售量的0.1%,遠遠低于美國政府的預期。而與美國政府不同,中國政府仍然堅持在“2015年實現50萬輛,2020年實現200萬輛”的銷量目標。

記者:奧巴馬說,原來的銷售計劃,非常宏大的一個想法,現在可能會取消,或者說暫緩,或者是放棄,那我們其實也有一個計劃的,2015年的時候,我們希望是?

嘉賓:我們希望到2015年有50萬輛。

記者:50萬輛,那我們以現在3.9萬輛來說的話,我們只有3年的時間,大概要(完成)40多萬輛(的目標),您覺得可能達到嗎?

嘉賓:這要看我們怎么推了,如果我們的政策,能夠再持續的延持下去,我相信我們會延持下去,延續下去,我們完全還是(有可能的),你就看最后推的那段速度吧。

去年年底,我們(電動車)的數字還是27800,到今年的3月底,我們就是39800,這個增速可以說(讓)我自己都吃了一驚,我再回頭想想2009年末-2010年(初)我們開始推的時候,到2010年底的時候,還就是2000來輛,當時大家說我,你這個“十城千輛”25個城市,你25000輛能完成嗎?結果后來走著走著(就完成了),所以市場的變化,它是一個指數曲線,到最后萬事俱備了以后,東風就來了。

記者:那我發覺其實如果未來3年多,要有40幾萬輛的這樣子的發展的話,估計是屬于井噴式才能夠完成?

嘉賓:中國的汽車發展,誰也沒有估計到,我們在2000年的時候,是一千八百萬輛車,現在要是如果那個時候,誰定一個標準,定一個東西說到2012年,我們有一億兩千五百萬輛車,人家肯定說你那是不可能的,但它實現了,或者說它出現了,這是市場(的力量)。

新聞線索:400-6197-660    合作咨詢:zlhz@itdcw.com     免費注冊:http://www.shuntakhrc.com/member
[責任編輯:趙卓然]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中國電池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