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新聞頻道 > 行業資訊 >

肅鉛風暴尚未休止 鉛酸電池巨頭意外落榜

來源:南方周末作者: 汪韜2013-05-03 11:34點擊: 二維碼
分享到:

先上榜,后落榜,這一切發生在3個月間。究竟誰在舉報中國鉛酸蓄電池行業老大?又因何事讓其從環?!皟灥壬钡陌駟紊贤蝗幌??

對于一個奢望從低谷中走出來的學生而言,這確實是件尷尬的事兒——被通知為優等生,結果上領獎臺時又被人從榜單中剔除了。

中國鉛酸蓄電池行業龍頭老大,在香港上市的天能國際(集團)就陷入了這樣一次“上榜、下榜”的煩惱。

2013年1月14日,環保部對外公布了12家“符合環保法律法規要求”的鉛蓄電池和再生鉛企業名單。環保部表示,公示期內接受公眾來電、來信、來訪,并對所反映的問題進行調查、核實和處理。

三個月后的4月16日,正式出爐的名單中只有10家企業。消失的兩家企業正是1月份名單中排在第一、第二位的浙江天能電池(江蘇)有限公司和浙江天能電池江蘇新能源有限公司,二者所屬項目是天能集團在江蘇省沭陽縣的一期和二期項目。

3個月內究竟發生了什么,行業老大的環保核查結果究竟如何,緣何突然從環保優等生榜單上消失了?

1%的企業自愿申報率

毫無疑問,優等生榜單的公布與近年鉛酸蓄電池“壞孩子”的形象有密不可分的關系。

用在新能源汽車、摩托車的啟動電池和電動自行車上的鉛酸蓄電池,因鉛污染難消等原因,一直飽受爭議。近年多地頻發“血鉛”超標事件給該行業蒙上了陰影。

從2011年開始,一場休克療法式的整頓席卷全國鉛酸蓄電池行業。當年5月環保部發出通知,要求“加強鉛蓄電池及再生鉛行業污染防治工作”(具體參見南方周末2011年6月2日《肅鉛風暴》)。

一年后,工信部和環保部公布了《鉛蓄電池行業準入條件》,對企業年生產能力進行了限制,新建項目和已有項目不得小于50萬和20萬千伏安時,并要求企業在2013年12月31日前滿足準入條件。

兩年專項行動后,一度存在三千多家的鉛酸蓄電池企業數目銳減。為了讓“優等生”脫穎而出,2012年3月,環保部發布了環保核查工作的通知和《鉛蓄電池和再生鉛企業環保核查指南》。核查程序包括,企業自查、省級環保部門初審、專家資料審查、督查中心現場檢查。

這份綱領性的指南包含了十項驗收條件,包括建設項目(新、改、擴建項目)環評審批和環保設施竣工驗收、污染物排放達到總量控制、無重大環境安全隱患且核查時段內未發生重特大突發環境事件等。

本著企業自愿申報的原則,此次環保核查并未大肆宣傳,一直低調進行。據悉,對企業的衛生防護距離等硬性指標要求,環保核查組均具有一票否決權。

據相關專家透露,第一批參與申報的企業,總計有17家。而據環保部公布的鉛蓄電池生產、組裝及回收企業名單,2012年全國共有1015家企業。

可以說,申報企業鳳毛麟角,申報率只是1%余。即便如此,17家企業提供的材料也各自不同,有的多達數本,有的只有幾十頁。

據天能集團提供企業申報材料的陳志剛經理回憶,名單公布之前,環保部門確實來公司進行了核查。2013年1月14日,環保部公示了第一批“符合環保法律法規要求”的12家企業名單,天能在沭陽的兩家企業赫然在列。

禍起“產能不實”

真正讓天能落榜的原因是一封封舉報信。

在名單的公示期內,針對天能的舉報紛紛投向環保部。這些信件指向了同一個問題:天能產能有問題。

此間,環保部也曾收到針對公示名單其他企業的舉報,但核實后未發現問題。據有關專家透露,在收到針對天能的舉報之后,環保部委托江蘇省環保廳進行復查,和前期審批結果一樣,未能發現問題。

就在第一批名單即將塵埃落定時,2013年3月20日,環保部下屬的《中國環境報》刊登了一篇名為《“達標企業”為何仍是眾矢之的?》的報道,直指“天能電池沭陽基地存在著環保審批產能與實際產能存在嚴重不符”等問題。

據南方周末記者了解,此篇報道引起了主管環保核查的環保部相關部門高度重視,對中國環境報提供文中涉及的產能數據的計算方法及信息來源進行了深入調查。

現在回看《中國環境報》的報道:比如沭陽縣環保局允許天能“鉛排放總量為66.3千克/年”,比如報道中引用的是100微克/升是兒童血鉛的診斷標準,根據《職業性慢性鉛中毒診斷標準》,成人血鉛的診斷標準應為400微克/升以上。

不過,該報道卻讓環保部再次關注天能的產能問題,特別是一份從天能官方網站下載的報告。

這份2012年3月發布的天能“2011年全年業績”的報告披露,2011年沭陽產區電動自行車動力電池的規劃產能為3350萬只。

這個數目遠大于上報給環保部的產能。在2013年1月份的公告中,天能兩家公司申報的產能分別為150萬和100萬千伏安時。據陳志剛計算,這些產能換算成電池,最多只可生產2000多萬只。目前各地統計鉛酸蓄電池產能的口徑不一樣,有的地方仍然用只數來統計產能,專家建議,今后應統一為萬千伏安時。

南方周末記者多方求證,產能數字差異正是天能從名單中剔除的最直接原因。

陳志剛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天能在沭陽的投資分為三期,三期項目全部滿負荷運行,可達3350萬只的產量。但由于環保核查要求的是“正常生產的企業”,所以只申報了一期二期的兩個企業,“試生產”的三期并沒有申報,盡管第三期項目對應的環保設施也已經“到位了”。

南方周末記者拿到的環保部下發各企業的《鉛蓄電池企業環保核查自查表》顯示,各企業需要上報兩個數據:生產能力和實際產量。

“汽車最高時速260公里(每小時),我們開的時候只有120公里,”天能集團董事長張天任持同樣觀點,“我負責任地告訴你,規劃產能達到3000萬只以上,實際產量絕對沒有?!?

對于天能的解釋,相關專家表示,環保部目前“正在開展調查,核實有關情況”。

數據來源:南方周末記者汪韜根據公開資料整理。 (曾子穎/圖)

誰在舉報,為什么舉報?

究竟誰舉報了天能,南方周末記者尚無法查實。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針對天能的報道大同小異,均指向產能和重金屬排放超標的問題。

在接受南方周末記者采訪時,天能集團董事長張天任并沒有過多談及此次他們被舉報的相關事宜,他說自己擔憂的不只是企業下榜,而是整個行業“處于發展最低谷、競爭最激烈的時候”。

在2012年5月底舉行的電池工業協會年會上,環保部工作人員曾堅持向行業協會詢問:為什么頻頻整頓后,2012年前兩個月我國鉛蓄電池產量同比還是增加了7.2%?

南方周末記者此前即發現,在河北保定、廣東東莞,一直有無牌無證的游擊隊式的非法鉛酸蓄電池企業偷偷摸摸生產(具體參見南方周末2011年8月18日《數月“排雷”,“鉛毒”難消》)。

整治后的整個鉛酸蓄電池市場,產能還在無限擴張,大家“都以為有很大的空間”,這也釀成了行業的野蠻競爭。

去年發生在天能與超威這兩大鉛酸蓄電池龍頭企業上的商戰歷歷在目,雙方不惜最終鬧到警方介入(具體參見南方周末2012年12月6日《電池巨頭也演“三一、中聯”斗》)。

更滑稽的是,張天任回憶,在天能的一家安徽分公司門口,不時有人拉天能員工去體檢,還給報酬。公安介入后發現,此人接受了一家公司的5萬塊錢,如果拿到血鉛超標的體檢單,總共可以拿到15萬元。

現在很難說,天能落榜是否含冤,不過天能的血鉛污染卻是不可回避的事實。

環保部最終名單出來前后,針對天能血鉛污染的報道出現在各家媒體上。這些報道鮮明地指出沭陽當地兒童血鉛超標以及水、土壤鉛污染的問題。南方周末記者檢索相關資料發現,其實早在2012年就有針對天能在沭陽當地血鉛污染的報道。

據《中國環境報》披露,2012年6月,江蘇省曾對全省13個省轄市開展重金屬污染防治和化工園區專項執法檢查。在此次檢查中,浙江天能電池(江蘇)有限公司、浙江天能電池江蘇新能源有限公司被勒令停產,其停產整改內容是搬遷衛生防護距離范圍內的職工公寓。

針對旗下兩家公司落榜及此次媒體披露的血鉛污染相關情況,天能尚未在各大網站上做相關聲明。

事實上,就在環保部公布鉛酸蓄電池行業“優等生”榜單之前,2013年3月,工信部、環保部等五個部委聯合出臺了《關于促進鉛酸蓄電池和再生鉛產業規范發展的意見》,計劃于2015年底前淘汰未通過環境保護核查、不符合準入條件的落后生產能力,并嚴格鉛酸蓄電池生產許可管理。

這就意味著,登上環保部的環保榜單不是因為你是優等生,而僅僅是及格生。并且,這個榜單會持續更新,企業不能一勞永逸。

而對當下最為關心的鉛污染問題,南方周末記者采訪的相關專家表示,最佳的管理方式是從源頭管理——控制企業的用鉛量,這樣就可折算出企業的排鉛量,而且有利于企業改進工藝,“省著”用鉛。這種對鉛的生命周期的管理,甚至可以延伸到上游的礦源和冶煉環節。

“我們是靜下心來,俯下身子,配合環保部門一項項地核查。不管查到什么問題,該整改的整改?,F在不要去應答、辯論?!睆執烊握f。

新聞線索:400-6197-660    合作咨詢:zlhz@itdcw.com     免費注冊:http://www.shuntakhrc.com/member
[責任編輯:趙卓然]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中國電池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