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新聞頻道 > 首頁推薦區 >

尚德電力上市前私有化 仍是無錫市委領導拍板

來源:《法人》作者:仲志遠2013-04-03 22:23點擊: 二維碼
分享到:

資本市場有它的游戲套路,也有相關的法律保障,然而所有這一切都是人為的,高不過人類自身的智慧,即使你隨便問一個略有一點智商的國人,他都可能這么做,這一點根本就不足為奇

被寄予了發展中國新能源厚望的“光伏大王”、尚德董事長施正榮從天堂跌入地獄,僅僅用了8年時間。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3月20日對無錫尚德宣布實施破產重整。而極具諷刺意義的是,施正榮曾預測,“2010年后中國光伏業將重新洗牌”。如今,首當其沖的卻是他自己先被淘汰出局。

施正榮的光伏產業究竟發展的怎么樣,誰都可以從媒體傳播的消息里得知一二。作為產業領軍人物,“中國光伏第一人”的稱號也不是浪得虛名。他將一個陌生的太陽能行業引入中國,使中國光伏產業與世界水平之間的差距一下就縮短了十五年。

作為尚德電力創始人,施正榮有過自己的個人奮斗,有過海歸經歷,其跟隨的是國際太陽能電池權威、后來獲得了諾貝爾環境獎的馬丁格林教授。既有海外博士學位,又有十多項太陽能電池技術的發明專利,這都是他后來成功的鋪墊。進入資本市場本來不需要什么資格,玩票的人都是如此;想要玩得專業,玩大一點的,那就是上市,向社會各界發行股票,面對的是哪一個股市,招致的就是哪一個群體的罵名。罵也只是罵罵而已,只要是法律上無懈可擊,誰又能奈其何?

媒體的記憶很難褪色。施正榮成名和發家之前,據說他拎著一個裝著筆記本電腦的挎包,在內地轉悠了七八個經濟發展比較出色的中小城市,每次見到一個主管領導,他都會直截了當地宣稱自己的項目能為對方賺多少錢,信心滿滿地兜售自己的項目“給我800萬美元,我給你做一個世界第一大企業”。這一產業最終能落戶無錫,靠的還是無錫市政府的大力支持,其牽頭主導了無錫小天鵝集團等8家企業共同融資了600萬美元,使剛剛組建的無錫尚德沒多久就上了第一條生產線,短短的兩三年內產能就翻了好幾番,利潤也達到了數千萬美元。

尚德電力上市之前的私有化,據說靠的仍然是無錫市委主要領導的拍板。原先占了尚德股份75%的國有股獲益十幾倍后相繼退出。這或許是施正榮的過人之處。其國際視野在上市時表露得十分顯著,盯準的是紐約證券交易所[微博],而不是滬深股市。滬深股市多年來一直飽受著圈錢的惡名,而施正榮提刀躍馬遠道殺入美國股市,應該算是遠離是非之地。國有股退出之后,風險投資與個人私募聞風而至,幫了他一把,募集了8000萬美元,此舉居然成了資本市場2005年的私募之最,尚德電力因此而成了中國大陸第一家登陸紐交所的民營企業,施正榮個人也榮登中國富豪榜首,一時光鮮亮麗。

資本市場向來就有四兩撥千斤的杠桿能耐,施正榮由此成了中國首富、光伏界的第一位大佬——這市場并非滬深股市,或許此舉可以使施正榮遠離了掏空國有企業的罵名,畢竟國有企業是全體國民的共同財富。和內地眾多依賴國有企業發跡、依賴國退民進的某些漏洞而使自己腰纏萬貫的著名企業家相比,施正榮或許還有某些值得稱道之處。

尚德電力的太陽能產品性能優異,但銷售得如何就沒有多少人關注了。美國股市對中國實業的關注都是有距離的,而風險投資與個人私募關注的只是如何在資本市場上事半功倍。如果再用上一點國學中的謀略或兵法,區區美國股市根本就不在話下。其時,正是國際金融危機源頭的華爾街,各種金融產品賣得如火如荼,誰能夠想象得到這一波金融危機竟然是因為不良證券打包買賣的突然斷裂?

再看看資本市場上的技能有哪一項能夠超得過兵法的底蘊?2005年12月14日無錫尚德電力上市紐交所之前,施正榮在英屬維爾京群島注冊成立100%控股無錫尚德的“尚德電力”,2006年尚德電力的股價達到40美元以上,施正榮以23億美元,相當于186億元人民幣的財富,成為當年的年度中國首富。

到了2008年,華爾街上的操盤高手玩債券時玩砸了,雷曼兄弟的導火索點燃了星星之火,轉眼之間有了燎原之勢。施正榮的財富既然起于華爾街,那么和操盤高手們一起共赴災難也就不奇怪了。都說某一個事件可能是自己的人生拐點,這一華爾街拐點或許是施正榮的拐點。

施正榮自己解釋說,2009年至2010年這兩年國內太陽能電力投資過熱,造成了暫時性產能極度過剩。內地一百多個城市都在建光伏產業園,都是創千億的光伏行業。政府招商引資最青睞綠色低碳無污染的項目,太陽能電力處處受到追捧,其所謂高新技術的亮點或許就不那么神秘了。尚德電力在紐約股市的表現不但難有起色,而且還愈見愈挫,2012年下滑至30億元;2013年3月14到15日,尚德股價兩天暴跌了38%,收盤價0.67美元,市值僅剩1.5億美元,跌到了破產的邊緣。

資本市場上的風險是可預料也不可預料的。即便是沒有涉足于這一風險地帶的人都聽說過這樣一句箴言,不要把所有的雞蛋都裝在一個籃子里。2006年12月,一家名為亞洲硅業的公司注冊成立于青海省,專事多晶硅材料制造。從2007年至2011年的五年間,尚德總共向亞洲硅業提供了15億美元無條件支付合約,將近7000萬美元的預付款和1000萬美元的無息貸款。亞洲硅業的唯一客戶就是無錫尚德電力,尚德通過幫助融資、墊付款項、采購大單等方式,對亞洲硅業進行了持續不斷的支持,而施正榮正是亞洲硅業的實際控制人。即使到了2012年初,尚德財務狀況已經惡化的時候,施正榮仍然堅持向亞洲硅業支付了一筆較高的預付款。

除了亞洲硅業,施正榮還是上海尚理投資有限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其法定代表人張唯是施正榮的妻子,總經理陳秋鳴則是施正榮的多年好友。據說這家公司的生意要比無錫尚德好了太多,在金剛石制造、新能源領域甚至文化產業方面的投資,都有豐厚的回報。不過,無論是亞洲硅業,還是尚理投資,都是施正榮個人的資產,至少表面上已經與上市公司尚德電力無關。

資本市場有它的游戲套路,也有相關的法律保障,然而所有這一切都是人為的,高不過人類自身的智慧,即使你隨便問一個略有一點智商的國人,他都可能這么做,這一點根本就不足為奇。資本市場本來就是沒有硝煙的角斗場,崇尚的是謀略和智慧,和國粹中歷代的諸多兵法價值追求是一致的,只是資本市場的游戲套路被媒體解讀得太詳盡了,一點秘密都沒有了,如果你非要指摘誰的道德高度,那你得去翻翻西歐諸國乃至美國等國的發跡史。

從一些跡象來看,尚德電力遭遇了金融危機和產能過剩兩大因素,施正榮個人的智慧倒是被人遺忘了。事實在這一點上,媒體的幸災樂禍和蓄意指責太流于表面化了,實在忽略了個人智慧在這個追財逐富的浮躁浪潮中的角色。 值得反思的是,此前媒體確實把他捧得太高,某種程度上,施正榮是被“捧殺”的。正是這些媒體的“造神運動”將施正榮送上了神壇。

成功人士或許都會有那么一點傳奇的經歷,更多的還是記者,出于表象而相信成功人士的每句話,不質疑其中的疏漏而撰寫出來的,甚至蓄意夸大和包裝照搬。其實要做到不誤導別人恐怕也是很難的。說起來,資本市場原本就是個赤裸裸的名利場,只是后來被抽象化了。其曾經被意識形態沒有緣由裹上了一層又一層是非不分的攻訐之辭,由此裹挾而來的數百年惡名讓人望而生畏;而其在正經的教科書里的形象又被20世紀中后期的精密模型、數量技術等等操弄得脫離了本相,讓人頭大之極。這一切世俗中的慣性定見,讓資本市場從天使變成了魔鬼,又從魔鬼現身為天使,披掛上了神秘的光環而顯得云山霧罩,難以破解。

資本大鱷的人生種種傳奇故事就是被資本市場的諸多玄妙造就出來的。只是施正榮創造出來的個人傳奇消解得太快了,這或許才是我們真正需要思考的所在。

新聞線索:400-6197-660    合作咨詢:zlhz@itdcw.com     免費注冊:http://www.shuntakhrc.com/member
[責任編輯:趙卓然]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中國電池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