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新聞頻道 > 首頁推薦區 >

南江集團石墨烯始末 涉嫌操縱華麗家族等股價

來源:理財周報作者:綜合報道2013-03-21 14:42點擊: 二維碼
分享到:

站在寧波慈溪市慈東濱海工業區科創園天敘路1號,這個公開資料中顯示為寧波墨西科技有限公司注冊地址的地方,看不到這家公司。

不遠處,在一家網吧旁邊,掛著“寧波墨西科技有限公司工程指揮部”字樣的牌子。理財周報記者多次敲門,無回應。

“你不要去了,他們年前才動工?!贝葨|工業園區管委會的員工勸記者放棄。理財周報繞著巨大的工業園區有掛牌的工地逐一尋找,始終沒有找到那個前后跟5家上市公司有過聯系,目前仍牽扯4家上市公司的神秘項目——南江集團位于浙江寧波的 “石墨烯”項目。

“從嚴格意義上來說,他們生產的并不是石墨烯,只有單層的才是石墨烯?!鄙虾R晃恍虏牧涎芯繉<艺f。

如果這是真的,誰為市場驚心動魄又內幕重重的石墨烯炒作負責?

“惡炒”石墨烯

“我在這個市場這么久,這么赤裸裸地、大規模地操縱——至少我認為是操縱——是很少見的?!比A東一家大型投資機構的負責人向理財周報感嘆。

同一塊資產,以一種“連環炒”的形式,波及中國股市數家公司。

大游戲的開端,序幕從2012年4月南江集團從榮安地產奪得石墨烯項目拉開,興起于南江集團控股上市公司華麗家族,高潮則是九個月以后樂通股份、ST南江B雙雙發布有關石墨烯項目的公告。另外還有上海新梅。

2月初,南江集團在一則公告中稱“將根據具體情況擇機收購南江集團及其實際控制人的金礦股權”。

那么,傳說中的石墨烯呢?

2013年1月25日,珠海市樂通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發布公告稱,公司與寧波墨西科技有限公司簽署了《石墨烯油墨項目合作協議》,擬組建合資公司從事石墨烯油墨的研發和生產,計劃總投資1億元人民幣,公司的注冊資金為3000萬元人民幣,樂通股份以現金出資人民幣2400萬元,占合資公司80%的股份;寧波墨西科技以石墨烯油墨的相關技術作價出資600萬元,占合資公司20%的股份。

蹊蹺的是,同日,ST南江B發布公告稱,公司全資子公司南江投資與墨西科技簽署合作協議,雙方擬共同成立承德墨西,注冊資金5000萬元。其中,南江投資以現金出資4500萬元,占總出資額的90%;墨西科技以現金出資500萬元,占總出資額的10%。

雙方約定,將以“基于石墨烯應用的集流體功能性涂層”項目作為雙方合作的首個項目。由承德墨西具體承建年產不低于200萬平方米的基于石墨烯應用的集流體功能性涂層生產線,同時,考慮根據市場的需要,為下一步的擴產做好基礎工作。

石墨烯的利好消息,加上同期公布年報,2012年凈利潤同比增長9.26%,使樂通股份的股價從2012年12月4日的7.77元一路升至2013年2月18日最高25.42元。而ST南江B的公告披露后,該股連續3個漲停。若是從1月份的低點算起,漲幅已達90%。

在該股價上漲的同時,樂通股份的控股股東新疆智明股權投資有限公司開始了大手筆減持之旅,該公司通過大宗交易于2013年2月19日、22日、28日,分別以21.62元、19.20元和18.05元,合計減持了該股1500萬股,持股比例從32%下降至17%。3月5日,新疆智明再次減持800萬股,持股比例進一步下降至13%。

引人注意的是,比樂通股份和ST南江B兩家更早與石墨烯扯上關系的華麗家族(600503.SH),同日也發布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上海南江(集團)有限公司于前一日減持其所持有的公司股份337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2.97%,成交價格為4.60元,合計套現1.55億元。

在減持華麗家族的同時,南江集團卻戰略入股上海新梅(600732)并成為其第三大股東,上海新梅也因南江集團的石墨烯概念而遭炒作。

2013年2月28日上海新梅公告稱,2月27日公司接到第二大股東(同時為公司實際控制人控制公司)上海興盛實業發展(集團)有限公司通知,因引進戰略投資者需要,興盛集團于2013年2月27日與上海南江(集團)有限公司簽署《股份轉讓協議》,擬將其所持有的上海新梅2000萬股無限售條件流通股以10元/股的價格轉讓給南江集團,轉讓總價合計2億元。

此次權益變動完成后,興盛集團將持有上海新梅股份3612.6萬股,占其總股本的14.57%,仍為公司第二大股東;南江集團將持有公司股份2000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8.06%,為公司第三大股東。

與此同時,上海新梅在2012年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大幅下降的情況下,股價卻一路走高,從2012年12月3日的6.10元/股上漲至分紅前最高價的12.83元/股,漲幅達一倍以上。

針對資本市場上的石墨烯傳言,上海新梅不得不發布澄清公告稱,公司未與南江集團簽署過任何與石墨烯資產有關的意向或協議;興盛集團目前確在與南江集團商談在石墨烯產業領域合作的事宜,但結果尚未確定;南江集團目前所投資的石墨烯資產主要處于初步投產和研發階段,未來預期收益不確定。

這些股權變動與股價飛升,均圍繞南江集團旗下的“石墨烯”資產——寧波墨西科技展開。

理財周報記者發現,樂通股份、華麗家族、上海新梅等股票的二級市場公開交易信息和大宗交易信息中,不止一次的出現過申銀萬國[微博]上海海寧路證券營業部、國泰君安打浦路、國泰君安交易單元等席位。而這些席位被業內普遍認為是上海一家著名私募的席位。

“這家私募跟南江集團之間的關系很密切。同一塊資產,先炒上海新梅,再掛鉤樂通、ST南江B,然后是新梅。炒作模式也一樣,放消息,炒高減持套現,然后炒下一個?!鄙虾R患宜侥蓟鹭撠熑苏f。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因涉及石墨烯概念,4家上市公司樂通股份、ST南江B、華麗家族和上海新梅都備受市場關注,而承載石墨烯概念的公司——寧波墨西科技有限公司也火熱起來。理財周報記者通過調查發現,除了樂通股份以外,上述公司之間存在盤根錯節的股權、資產和人事關系。

南江集團的實際控制人和董事長為王偉(財苑)林,其也是華麗家族的董事長,日前辭職。

不過,他并沒有直接出現在寧波墨西科技的法人代表中。

根據理財周報在寧波掌握的材料顯示,寧波墨西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王棟,注冊資本2.04億,經營范圍為石墨烯技術研究、開發、推廣和服務,以及石墨烯產品研究和開發。

在股權結構上,上海南江投資有限公司出資17519.52萬元,占85.88%;自然人劉兆平、周旭峰和唐長林分別出資1560.6萬元、695.64 萬元和624.24萬元,占比分別為7.65%、3.41%和3.06%。

材料顯示,上海南江投資有限公司于2013年2月22日成為寧波墨西科技的第一大股東,而上海南江投資成立的時間是2013年2月20日,法定代表人也是王棟。

王棟還有更多的身份。他還是南江集團的股東和總裁。與樂通同時宣布“與石墨烯有染”的ST南江B中,他是控股股東和董事,他還是深圳市南江投資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長,NANJIANG DIAMOND CO.,liMITED董事,重慶南江投資有限公司(2013年3月5日成立)法定代表人。

而寧波墨西科技的總經理林立新,是南江集團副總裁,南江投資總經理,曾任ST南江B的董事長(2012年4月27日至2012年12月28日),辭職后接替王偉林擔任華麗家族董事長,林立新還任寧波墨西科技子公司寧波墨西新材料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寧波墨西科技董事陳維煥,既是南江集團財務總監,也是ST南江B的董事,還曾任深圳市南江投資控股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財務總監。

理財周報掌握的材料與南江集團公開資料內容有出入。其2012年7月20日公告稱,“南江集團及皙哲投資有限公司、中國科學院寧波材料技術與工程研究所、劉兆平先生及其研發團隊于2012年4月共同實施組建了寧波墨西科技有限公司?!?

但是,2012年4月成立之初的股權結構中,僅有南江集團和皙哲投資兩個股東,經查皙哲投資為南江集團控股公司。2012年7月3日發生股權轉讓后的股權結構中,南江集團持股43.14%,皙哲投資持股42.74%,二者分出一部分股權給劉兆平及其團隊。2013年2月,南江集團和皙哲投資再將股權悉數轉給新成立的上海南江投資。

這其中始終沒有中科院材料所出現,而只有劉兆平團隊。

理財周報還調查發現,還存在一家名叫墨西新材料的公司。而理財周報拿到的材料顯示,該公司成立于2012年7月6日,注冊地址與墨西科技完全一樣,均為慈溪市慈東濱海區科技園壹號標準廠房。其經營范圍為:“高性能膜材料研究、開發;鋰電池用石墨烯涂層鋁箔制造、加工?!?

其中墨西科技出資840萬,占比84%;自然人曾永鋒、謝華安、胡華勝和劉兆平分別出資35萬、20萬、35萬和70萬,占比分別為3.5%、2%、3.5%和7%。

“據我所知,劉兆平當初好像是有些意見的,但是中科院材料所愿意搞這個合作。那個時候南江集團表現的很積極,主動打款。后來劉兆平跟南江集團之間的利益分配也談了很久?,F在劉兆平可能會覺得自己的成果被南江集團拿去炒了一把股票,發現王偉林就是玩資本運作的?!睂幉ó數匾患疑鲜泄救耸空f。

而他還透露說,劉兆平的這個技術被南江集團拿過去炒四家上市公司之前,其實還被一家上市公司——榮安地產使用過。

多位人士證實,從2011年開始,寧波當地多家上市公司對石墨烯技術發生了興趣,其中榮安地產就在其中。

一位熟悉情況的機構人士透露說,“榮安地產盤子很小,王久芳(榮安地產董事長)一直也想轉型,但是資金鏈很緊張?!?

他稱,“王久芳把手頭60%的股權拿去質押給南昌銀行和中航信托,質押的價格在4塊錢左右。去年1月份的時候,最低跌到了4.5元,當時王久芳很擔心破4,所以就找私募維穩股價,做一把,當時正好在跟蹤石墨烯這個技術,就炒這個?!?

據稱,找到的私募正是上文所述的上海著名私募基金。而該公司2012年一季報顯示,第一大流通股股東為著名散戶牛人“鄭素娥”,該“散戶”被業內人士指為上述私募基金的關聯賬戶。

恰好,榮安地產當時的交易信息顯示,最開始主導炒作的營業部為東方證券上海肇家浜路營業部。而該營業部正是該私募的成名舊地。

“這家私募是一直盯著這個項目的,所以他一開始應該就與南江集團策劃好了?!鄙鲜錾虾M顿Y機構人士說。

寧波項目真相調查

錯綜復雜的關系中,寧波墨西科技有限公司是關鍵。這是一家什么樣的公司呢?項目進展情況如何呢?帶著這些問題,理財周報記者前往寧波,欲一探究竟。

3月13日,理財周報記者來到墨西科技位于寧波市中心的辦公地址:江北區人民路645弄312號日湖國貿中心,被告知領導出差在外,無法接待。

之后,記者前往寧波墨西科技公司技術提供方——中科院寧波材料技術與工程研究所,見到了石墨烯技術開發人劉兆平。不過他借口當前石墨烯話題很敏感,拒絕了采訪。中科院寧波材料所的綜合辦公室,亦不接受采訪。

無奈之下,記者驅車趕往墨西科技工廠所在地慈溪市慈東濱海區天敘路1號。

慈溪市為寧波市下屬縣級市,而墨西科技的工廠在慈溪市比較偏遠的地方慈東濱海區,路途比較遙遠。又由于寧波市的出租車司機認錯路等原因,路上花費了兩個多小時。

然而,更大的困難還在后面。到了慈東濱海區即慈東工業園區以后,找到天敘路也費了一番周折。由于園區是新建的,當地人對道路也不熟悉,沒有人可以準確地告訴記者天敘路的位置。

當記者來到天敘路1號以后,卻發現那里是園區管委會所在地。記者后來才從墨西科技一內部人士處了解到,由于房子的產權證還沒辦下來,墨西科技的注冊地在管委會。

管委會一位知情人士告訴記者:“它(墨西科技)只有一個人,上海來的,吃住在這里(管委會),辦公在職工文體中心?!?

記者來到不遠處的職工文體中心,在一家網吧旁邊,看到了“寧波墨西科技有限公司工程指揮部”字樣的牌子,多次敲門以后,仍無回應。記者被告知:“沒必要去工地,他們年前才開工建設?!?

工業園區很大,工廠很多。問過了建筑工人、司機、雜貨店老板等多人,經過的每一條路的兩邊都仔細看,但是兩個多小時過去了,仍然沒有找到。

雖然利益方守口如瓶,但它卻暴露了不少可疑之處。

早在墨西科技在2012年4月成立時,就號稱擁有全球第一條石墨烯生產線,設計年產300噸。墨西科技網站資料顯示,2012年12月,公司舉行了年產200萬平方米石墨烯涂層鋁箔生產線投產儀式,“標志著全國乃至全球首個基于石墨烯應用領域的產品正式面向市場”。

“從嚴格意義上來說,他們生產的并不是石墨烯。只有單層的才是石墨烯,而他們生產的石墨烯大概在10層左右。層數越少,性能越獨特?!?上海一位新材料方面的權威專家接受理財周報采訪時指出。

此非孤論。

另有專家亦稱,墨西科技所生產的,實質上只是石墨微片,本質上仍屬石墨范疇。石墨烯由于是以原子為單位,故多以面積計算,如以重量算計,對角線30英寸可能就是0.1毫克左右,以公斤或噸來計算的,都稱不上是石墨烯。

即便退一步講,寧波墨西科技的技術在國內的技術前景也堪憂。

石墨烯的制備成本很高,價格達到每克5000元,是黃金的十幾倍,大大限制了石墨烯的應用。而中科院寧波材料所劉兆平及其團隊將石墨烯生產成本從每克5000元降到每克3元,這也是南江集團著力宣傳之處。

“目前還有很多具有原創性的石墨烯產品沒有被報道,價值沒有體現?!鄙虾=煌ù髮W材料產業工程研究中心(MIE)副主任、博士生導師趙斌元教授指出,“比如上海交通大學就有一兩項國際原創性技術,目前正在推廣,已經開始洽談。交通大學的技術成本更低,每克只有1元?!?

即便從曝光于資本市場的技術路線看,他也認為,就公布的信息判斷,金路集團與中科院金屬所合作的石墨烯技術比較全面,從制備到應用均有涉及構成比較完成的提議,技術路徑上也具有原創性,有利于產業化實施。

而南江集團公開宣稱,“墨西公司是目前世界上唯一能低成本批量化生產石墨烯的企業”,一位研究材料的專業人士稱,“這太可笑了,且不說是不是低成本,能不能批量生產,是不是唯一,項目都還只是開了個頭,后面的路遠呢?!?

“石墨烯技術的興起必然的,速度比預期的更快。石墨烯的應用先要有制備技術,比如CVD法的薄膜技術等。第二是終端應用。不是說拿到石墨烯就行了,后面的相關技術也很重要。國外石墨烯技術后端較強,而國內在前端上占優勢?!壁w斌元說。

南江集團的資本術

截至今日,石墨烯爆炒的最大贏家,就是南江集團。

實際上,南江集團除了寧波“石墨烯”項目以外,還有一個類似的項目,與中科院重慶綠色智能技術研究院合作,建設首期1000萬片大面積單層石墨烯的生產線。

問題是,為何這兩個研究所的技術能夠花落并不知名,且實業經營并不出色的南江集團呢?

理財周報記者撥通了王棟電話,其稱:“我們與劉兆平團隊接觸后,覺得這么好的項目不能錯過,高科技有高風險也意味著高收益,我們投資了很多科技項目,對這個項目非常有信心。一周不到時間內就做決定,這是我們一貫作風?!?

而理財周報了解到的信息更令人瞠目結舌,“技術轉讓額為2億多元,其中1億元是現金”,“雙方還沒簽約,先打4000萬表示一下誠意”。

實際上,根據媒體當時報道,2012年3月4日,來到了寧波材料所,與劉兆平接觸,短短5天之后,南江集團再次來到材料所,就簽訂了框架性協議。

南江集團對于重慶市石墨烯項目也是這樣。從第一次與中科院重慶研究院接洽到最終簽約,王棟等人只花了19天時間,之前已有十幾家風投入場談判。該項目前期投資為2.67億元。

一位從事新興行業投資的PE資深人士聽聞后稱,“這在專業風投身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你又不是專業搞新材料的,僅僅是參觀交流下,凈值調查都不做就下注,這不是賭博,而是腦子進水?!?

而另一位風投人士分析說,“根據情況,南江集團迅速拿下的主要條件就是開高價?!?

但是,南江集團的資金鏈可能并不寬裕。根據公開消息,其控制的上市公司中大量的股權被用于質押貸款。

“南江集團跟其他一級市場的風投相比,根本就不擔心價格問題,因為它可以從二級市場套利,跟這個比,技術轉讓費根本就不算什么?!币患宜侥蓟鸬娜耸空f。

南江集團分別從中科院材料所和重慶拿到“石墨烯”的技術所付出的代價,總共才5個億。然而,南江集團已經通過炒高股價,在股票減持上賺取了巨額暴利。

南江集團是否有關聯資金參與二級市場炒作,雖有市場懷疑,但理財周報尚未獲得直接證據。

一切未完待續。

新聞線索:400-6197-660    合作咨詢:zlhz@itdcw.com     免費注冊:http://www.shuntakhrc.com/member
[責任編輯:趙卓然]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中國電池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